瀏覽: 226,346

【真實故事】 是貧?是富?我已經學會了知足 ——陳春蘭的戲劇人生

文/ 黃秋芳 採訪整理

     「我並不是因缺乏說這話;我無論在什麼景況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已經學會了。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訣。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四章11-13節)是陳春蘭很深刻的感觸。

如阿信般的人生

       陳春蘭今年七十四歲,屏東長治崙上人,在鍾家出生,在陳家長大。她的一生像「阿信」般吃盡了苦頭,也像一部充滿高潮迭起的連續劇。自幼因媽媽生了九個孩子而在父親拜把兄弟的請求下,將她送給陳家當養女;十八歲嫁人後,憑著一身的骨氣和聰明開了舶來品店,照顧了夫家每天十口人的飯食;而在身心俱疲後,她以辛苦買來的一棟房換取孩子的監護權,帶著孩子搬到屏東市落腳,經濟上從零開始,生活辛苦,但心靈多了一份自由。

投資生意血本無歸

       開舶來品店累積下來的人脈和歷練,成了她擴展事業的重要基礎。「不向命運低頭」的意念讓她主動尋找機會,後來不止在屏東站穩了腳步,還成了某知名化妝品的南區督導;當她的財富越來越多時,四十歲到南非的約翰尼斯堡附近評估紡織業的投資利潤,後來放棄。四十五歲在好友的邀約下,決定三個股東合資兩億投資中國的貿易市場,無奈三年後被當地人霸佔了股權和股金,三個股東血本無歸的回到台灣。

       這個挫敗讓春蘭跌得很深很深,但她是不倒翁,搖搖晃晃的看著兩億飛了,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還要面對銀行一千多萬的債務,生活總要過下去?將近五十歲的單身女人,哪有能力還得起這一屁股債?

       那一段日子不堪回首,春蘭盡所有的可能去賺錢。以前開進口車,現在買了一台中古的載貨箱型車;以前穿戴的是進口的舶來品和高跟鞋,現在穿的是布衣長褲和雨鞋。

真的有神眷顧嗎?

       錢在哪裡?在不怕吃苦的人手上。春蘭曾經連續一個禮拜不睡覺,開著箱型車到甲仙鄉間買小芋頭,又到屏東枋寮的士文山區買玉米。她凌晨一點從高雄出發,當時沒有高速公路,開到士文山上大約凌晨三點,天幕烏黑一片,萬籟俱寂,當車子開到山上一處高地時突然拋錨不動了,她下車查看,發現車子停在一個斷崖邊,其中一個輪子已經懸空。她雙腿發軟,心裡充滿害怕,四下漆黑、無人,她不敢坐回車上,想想必是開錯路了,只能站在孤寂的山巔等待天明後的救援。

       那一刻,濃濃的寂寞感像荒野的惡狼嚎吠著過往一幕幕身世的淒涼,淚水恣意流淌在那無人管轄的夜空下,她不敢想像車子再往前一步的後果,或許,老天知道她還有兩個孩子要照顧;或許,真的有一個神在眷顧她。天微亮時,在山的另一頭,有早起的原住民農夫農婦。春蘭死命呼叫,熱心的原住民朋友過來幫助她修車、倒車,也順利讓她買到芋頭和玉米,這一段驚險的歷程,她刻骨銘心。

離開一貫道

       當時,她誰也不信,只相信「人定勝天」,後來證實人無法掌控自己的命運。但這個天是誰?她從小就拜過無數的神明,朋友說哪裡靈就往哪裡去,後來乾脆來個「滿漢全席」通通都拜,就進了一貫道,但道規要她簽寫「忠誠切結書」時,她突然驚覺不對,萬一有一天她想改美國哥哥們信的基督教,豈不是會受到懲罰?從此她離開一貫道。

認識了上帝

       春蘭的玉米芋頭從屏東的早市賣到潮州的黃昏市場,若有剩貨就繼續到潮州夜市擺攤,十年後,還了大部分的債款。六十歲時,她一只皮箱就到美國佛州奧蘭多幫三哥開的有機農場做進出貨的管理,半年後簽證到期就回台灣,待三個月後再回美工作半年,這樣的往返又是十年,這段期間,她跟著三哥一家人到教會,認識了上帝耶 穌和聖靈,這種創造、救贖、捨己的愛讓信徒謙卑和睦,不求自己的益處,且有永生的盼望。

       七十歲的她仍健步如飛,得知南美厄瓜多有一個開店的機會,遂決定把握人生最後一次的投資機會。到厄瓜多後買書自學西班牙語,與政府單位交涉辦理居留證不假手他人。租好房子,買了機器,購入原物料,一切就緒準備開業時,被通知屋子的消防檢查無法過關,政府會切斷電源,這個壞消息像一罈黑墨,染黑了她即將開展的藍天。她後來知道這是新的法令,有解嗎?有,就是要不斷給不同單位「服務費」,這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黑洞。

領受豐盛賜福

       二○一九年四月,她回台定居了,在朋友的請託下,租了正忠市場兩個攤位賣粽子,只賣週五、週六兩天,二百顆貨真價實的粽子都是老顧客的搶手貨。同年十一月,春蘭在武昌教會受洗、聚會。

       她的生命因著信仰改變了,眼裡不再只是賺錢一事,而是追求生命更高的價值和意義。她知道上帝愛她,從未離棄她,堅持守安息日,週休五日,也正領受上帝在「陳阿姨肉粽」的豐盛賜福。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