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真實故事】 媽媽的滋味

文/ 徐瑋翎 口述

       我是第二代基督徒。家中原屬傳統信仰,我和雙胞胎姊姊出生不久,姊姊生了一場大病,高燒不退,媽媽到處求神拜佛,仍然不幸過世。

       又過數月,在我身上出現一樣的症狀,媽媽求助無門,無意間從家中陽台往外看,看見巷口教會的紅色十字架。她在心裡想:「人家說祢是神,如果是神,就讓我的孩子退燒吧!」回頭進屋,媽媽伸手摸我,發現我已開始退燒,全身汗濕得像從水裡撈起來的一樣。當我病好後,媽媽認定信仰救了我,於是到巷口的教會聚會,進而受洗。

 

來自各方面的壓力

       從小家中感情融洽,但爸爸是個傳統大男人,我常看著媽媽,覺得她隱藏在爸爸身後,做著沒什麼特別的事,是一個不被看見的角色。我還有位大姊,成長過程中,我就像她的跟屁蟲,一方面感情極好,一方面又因姊姊的優秀而備感壓力;即使沒人要求,我卻總是忍不住擔心,爸媽是否比較不愛我?

       大學時從南部轉學到北部,我的個性內向,不敢跟人打成一片;加上習慣家人的保護,明明過得不好,卻又不敢說。多重因素影響之下,我開始逃避學校,把焦點轉向教會。

 

從自覺被遺棄中翻轉

       那天在一個特會裡,我接到爸爸的電話,原來我沒把學分算好,竟被退學。通知單寄到家,爸爸非常憤怒,當天就開車北上來把我載回去。盛怒之下,爸爸清除家裡所有關於信仰的東西,一連數日只是坐在那裡看電視,不跟我講話。

       而我覺得自己被世界遺棄,被神、也被爸媽遺棄,躺在床上一直哭。哭到第五天,我打算找個辦法自殺,翻開日記新的一面,寫下很多黑暗的字句,邊寫邊流淚。寫著寫著,內心湧出平安與溫暖,許多從前背過,但沒有特別領受的經文一句句冒出來。我將這些分享給姊姊,姊姊又轉給爸爸看。爸爸看完拿著日記本到房間來,抱著我、安慰我,他說我們都是基督徒,必要堅定信仰;也說他還是那樣愛我,想念書,以後再考就好了。

 

從事新聞工作有成就感

       神讓我們的親子關係破冰,也帶領我準備插大,考上新聞系。新聞系的同學比較熱情,我很喜歡那裡的氛圍,感覺這就是神創造我的特色。雖然後來出社會當了記者,在採訪工作上遭遇許多挫折,但隨著經驗累積,慢慢開竅,得著不少成就感。

      看似職場一帆風順時,我卻因禱告中領受神要我到娛樂圈去傳福音的呼召,決定離開新聞工作崗位。演藝工作是我從未接觸的,開頭非常挫敗,家人也無法理解,但奇妙地,我卻常在片場或試鏡等待時,得著機會向其他演員傳福音。

 

先生也接受福音

       大學時認識我的另一半,他發覺我在教會總是非常開心,因此受到吸引,想要了解那樣的喜樂從何而來。剛接觸福音時,理性的工科男對許多地方感到難以想像,然而一次次見到神使用我去做先知性傳福音的工作,讓他在訝異的同時,漸漸接受了信仰。

       先生的家人是無神論者。然而畢竟是獨子,因為基督信仰,他跟家裡衝突,結婚的過程也有一些意見不合。後來他選擇堅定信仰,將家人的不諒解放在禱告裡。這些年來,感謝神在我們兩代中幫助關係的恢復,也希望未來祂為我們開門,好讓我們重新分享福音的美好。

 

調整觀念成新手媽媽

       我原本完全抗拒生小孩,因為當媽媽得犧牲許多自由,對我人生的夢想是一大阻礙。後來有機會到美國去玩,看見很多當地的媽媽們,即使抱著小嬰兒,也能打扮時尚,跟朋友逛街、下午茶,似乎不受影響。我的內心從抗拒變成可有可無,沒想到真的就懷孕了。

       第一個孩子的出生帶來很大的衝擊。懷孕前,我已經開始著手圖文創作,一旦懷孕生產,好像從過去鏡頭前的光鮮亮麗,一下子退到幕後的幕後,感覺自己沒有一點價值。由於產後憂鬱症,我長時間待在中部娘家,飲食沒有胃口,必須靠著抗焦慮的藥物來平復情緒與睡眠。身心變化,加上新手媽媽經驗不足,多重壓力使我感覺無法呼吸,常常處於爆炸邊緣。

 

夫妻、親子關係蒙祝福

       先生在北部工作,每天往返奔波,兩人的情緒張力互相碰撞,經常大吵,甚至想要離婚。在低潮中,神透過一位久未連絡的小組員打電話關心他,進一步介紹我們到教會的輔導中心。在第三方的諮商協助下,一點點抽絲剝繭,輔導發現我非常需要確定他願意保護我,建議他經常以言語來表達保證,特別是在負面情緒來的時候。

       起初先生感到懷疑,總覺得有這麼容易嗎?但因走投無路,只好照著做,半年後,看到很大成效。我知道他願意為了愛我而改變自己,心中感到極大安慰。

       回顧這段歷程,像是神用火來煉淨我們。透過生養小孩,為我的生命增加了厚度,使我能在創作中分享更多,不只停留在表層。後來第二個孩子出生,他們會玩在一起,好像小時候的我和姊姊一樣,童言童語也成為夫妻關係的潤滑劑,即使衝突,仍會和好,甚至比原來關係更緊密。

       從為人母的經歷中,我更多認識自己,很多小事,因著孩子的回饋,讓我知道自己是獨特的。當我接納、也恢復自己作為媽媽的職分,神便祝福我,帶我翱翔,實現我的夢想。

 

(整理/楊可玉,選自Good TV真情部落格)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