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真實故事】 奇異恩典

文/ 李俊融

       我生長在雲林海邊,是家中獨子,有四個妹妹,雖然家境不佳,爸媽還是把大多數的愛給了我。

體弱多病 求神問卜

       從小體弱多病的我,有過敏體質,小時候幾次生病,爸媽帶我接受「赤腳醫師」的打針治療,反而讓我呼吸道腫脹到無法呼吸,緊急送大醫院治療。在沒有健保的年代,爸媽為我花費了不少心力。長大後,我雖然有個前景不錯的工作,卻因為身體狀況,無法久做。

       鄉下醫療不便,我大病很少,小病卻不斷,求神問卜成了家常便飯。三天一小廟,五天一大廟,期待自己的人生命運與身體健康,在神明庇佑下,能大大翻轉,而我也在因緣際會下,搬到台中都會區,期待在事業上有一番作為。

遭逢意外喪子之痛

       我很認真看待宗教,從一貫道的忠實信徒,到成為在自家開佛堂的堂主,也邀請親友加入一貫道,期待能夠更認識自己、除去我執、體悟真道、心平氣直,甚至能夠超脫輪迴,脫離痛苦。

       不過在一貫道修行期間,某天帶著四個小孩參加台中山區大型佛堂的開班,三個稚子自己在佛堂大門前玩耍,突然間,滑軌的鐵門倒下,正好擊中么兒,導致頭顱破裂出血,送醫急救後,仍然回天乏術。當時忍著喪子之痛,舉家離開台中傷心之地,搬回雲林老家。

再失至親 陷入憂鬱

       在身心巨大痛苦與折磨下,我偶然到一個神壇,並加入他們的修行行列,成為神佛的代言人,也就是俗稱的「乩童」,且在自家開設神壇,為人收驚、改運、指點迷津。

       不料,不到一個月,父親突然因肺病去世,老天爺真是開了我一個大玩笑,短短兩年間,失去二位骨肉至親,也因此讓我陷入重度憂鬱症。雖然神壇還是照常運作了幾年,看似幫助了許多生命迷惘的人,不過我卻無法再有發自內心的笑容,無法解救在深淵中的自己。

北上開刀 更多聽聞福音

       現實的生活還是要過,我白天去工地貼磁磚,換取生活所需,維持家計,但後來因為工作太過勞累,身體不堪負荷,手麻手痛、長期失眠,不得已只好聽從建議,到北部醫院動頸椎手術。

       大兒子羽仁大學期間在台北信主,有穩定的教會生活。我住院時,在上帝的帶領下,有多位教會的弟兄姐妹,輪流到病床旁關心我,為我禱告,也看到兒子信主前後的轉變,讓我開始慢慢認識上帝。

詐騙受害 錢財盡失

       然而好景不常,一時貪念蒙蔽,我不但自己積蓄被詐騙集團騙光,還多次欺騙親友到處借錢。當事情爆發的那一晚,太太吵著要跟我離婚,甚至氣到想要拿刀砍我,那時我仍執迷不悟,期待有翻盤的一天,想像自己賺大錢回家,能夠在太太面前「耀武揚威」。

       不過事與願違,當我認清錢確定回不來,真的一無所有了,只有無盡的懊悔,精神崩潰之際,只想要以死謝罪,自殺是我能想到唯一解脫的路,這個念頭不斷告訴我,死了就一了百了!

住進精神病房治療

       然而,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上帝又派大兒子半夜十二點,從高雄趕回嘉義,跪著求我,並堅持讓我住進精神科病房治療。在二個月住院期間,也有院牧、許多弟兄姐妹來探望,為我禱告。

       病情稍微好轉後出院,但是我仍自我封閉,無法原諒過去失敗的自己,也沒臉面對曾經信任我、卻又被我欺騙的親友。後來,我找到大樓管理員的工作,默默地賺錢還給老婆,為自己贖罪。

迷途羔羊 終於回家

       在大兒子的邀請下,我半推半就,到了家裡附近內地會宣教士開拓的教會聚會。奇妙的是:正好有一對在美國長大的華人宣教士夫妻,租屋在我工作的大樓,他們熱心帶領我一起研讀聖經,關心、陪伴我,讓我更認識聖經的真理。

       每週一次的讀經,持續了好幾個月,我除了感恩他們夫婦無私的傳道精神,也從他們口中得知,原來大兒子一直跟他們有聯繫,他為了我能早日接受上帝,已經禱告了二十年之久,看著這群熱心的基督徒,讓我有了受洗的感動。疫情期間,受洗雖然數次延宕,不過還是無法抵擋想受洗的念頭。

       我這一隻迷途羔羊,終於在二○二一年九月十二日,回到羊群之中,回到上帝的大家庭,心中充滿無限的感恩與讚嘆。

持續禱告 期待全家歸主

       我這個彷彿已經墜入死亡深淵、毫無盼望的罪人,因著一群基督徒的代禱、關心,以及他們一棒接著一棒,出現在我身旁,幫助我一步步重新站立。

       感謝耶穌,讓我因相信祂,脫離了罪和死亡的轄制,也被上帝的愛所充滿,挪去過去喪子與喪父的困擾,以及幾十年的自責,期待有一天能如同基督戰勝死亡一般,完全戰勝憂鬱。

       對於還沒信主的家人,正如大兒子羽仁所說,繼續為他們禱告,期待有一天他們都能和我一樣,嚐到主恩美善的滋味。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