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真實故事】 愛的歸宿

文/ 程偉 口述

       我家在內蒙的科爾沁草原,是移居的漢人,如今媽媽和哥哥還住在那裡。

       父親是公務員,在霍林郭勒的草原上負責看管倉庫。那一帶二十公里內只有我們,住的是石頭砌的房子。因為沒什麼朋友,除了和昆蟲玩,小時候整天在媽媽後面當跟屁蟲,看著她養雞、養豬、種菜。

有暴力傾向的爸爸

       爸媽結婚是父母指定,他們很照顧孩子,但彼此溝通不良。吵架時爸爸會動手,拿馬鞭打媽媽,生氣會掀翻桌子,碗盤碎落一地。有時他也打小孩,但媽媽會在第一時間把我們抱住。每次看爸爸酒喝多了,有發脾氣的前兆,媽媽就會帶我們躲在豬圈裡。零下三十度的氣溫,我們必須不停的動來抵禦寒冷,等爸爸睡著了才回去睡覺。

       小時候曾問媽媽,為什麼不離婚?她說如果離婚,我們要嘛沒有媽媽,要嘛沒爸爸,會變得很可憐。所以不管自己多苦,她不會離開家。

       後來離家讀書,有時聽老師講課,仍會忽然聽見爸媽吵架、碗盤摔落的聲音,心裡特別恐懼。我告訴自己要強大起來,長大有能力賺錢,不倚靠男人。對爸爸、媽媽,我的內心有疑問也有怨恨。

離家後四處工作

       國三時,爸爸檢查出食道癌,當下動了手術,但並沒有改變抽菸喝酒的習慣。幾年後癌症復發,轉移到肺部,因為狀況不樂觀,爸爸決定出院回家,大概三個月就離開了。

       當時我對爸爸還有恨,在他生命最後,自覺只是盡本分而已。他去世後家裡斷了經濟來源,我便沒再繼續讀書,出去工作。離開內蒙後換了很多城市,從天津、呼和浩特、北京,又到廣東、廣西,在那裡認識前夫,婚後來到台灣。

       我做餐廳外場,非常忙碌。在廣西時,因工作倦怠請辭,老闆推薦我到桂林他投資的玉器店去,轉換心情。「桂林山水甲天下」,我心想還沒見識過,便接受了。

成為台灣媳婦

       前夫家從台灣過去投資,店就開在我老闆的對門。最初認識是他爸爸,他爸爸蠻喜歡我,某天找我過去吃飯,說兒子下星期會來,想看看彼此有沒有緣分。後來見了面,我看他外表木訥老實,沒什麼惡習,交往快一年就決定結婚。

       媽媽對我遠嫁有擔憂,但沒說太多。因自己婚姻不幸福,只希望我找到自己喜歡的。她原本期待我婚後就住旁邊,可以常見面,但我覺得她只想著自己,沒想過我需要什麼,心裡有股叛逆,就想嫁得遠遠的。

       婚前對台灣缺乏了解,廿七歲嫁過來,面臨新的身分與環境,生活轉換很大。辦理證件時,工作人員叮囑我,因兩岸關係特殊,以後沒辦法從國際途徑來保護我,還讓我回家考慮三天才蓋章。

沒有歸屬 心生恐慌

       來台後才發現前夫家信一貫道,吃素。有一次買了泡菜放在冰箱,前婆婆打開聞到蒜味,就說蒜頭是葷的,不可以放這裡。話裡沒有過多指責,但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完全沒有歸屬感,心裡非常孤單。

       前夫不擅溝通,沒有成為我和婆家的橋樑,反而設了很多障礙。有孩子後,關係變得更糟,因我全職帶孩子四年,變成一個伸手牌的女人,才發現經濟這一塊,他不願把我放在肩膀上。願意的時候給個三千、五千,根本不夠,我拿私房錢往裡貼,看著數字下降,禁不住心生恐慌。

結束婚姻 開始創業

       爭吵時他會摔東西、爆粗口,那個畫面太像我爸爸了!從前我說過,若我的男人爆粗口、砸東西,我一定不原諒、不和解,不要像媽媽那樣懦弱。兩人逐步演變成分房,商量好等孩子十八歲再分開。後來大概女兒幼兒園畢業時,他說不想等了,即刻就要離婚。

       這些我從不跟媽媽講,所有的苦自己吞。他的家人、親戚說我閒閒沒事,應該想辦法賺錢,所以從小孩上學後我就去找工作。起初在醫美診所,無法配合小孩上下課,只好花點錢請朋友幫忙接孩子,但女兒常在朋友家等我等到很晚,心裡實在捨不得,後來才思考自己創業開美容工作室。

神預備的好家人

       神揀選我時,我的婚姻正陷入絕望低谷。以前職場上認識一位姊姊,她陸續邀我去教會,我總當那是有錢有閒之人做的事,不以為意。直到二○一六年底,心裡真的很苦,才開始參加小組,認識一群可以說話的朋友,但那時還不很敞開,總不提自己的軟弱。

       離婚我也沒主動講過,但神用祂的方式讓小組家人知道了。小組一個弟兄做房仲,幫前夫賣房,發現他身分證的配偶欄上沒有我,於是告訴小組長,小組長便交代小組家人好好照顧我。

       工作室對面的民宿老闆娘是小組姐妹,沒時間接小孩時,他們夫妻會去幫我接回來。另一位姐妹在女兒學校擔任社團老師,每週三主動替我帶孩子回家。有時其他人都忙,我打電話給小組長,他就幫我照顧孩子。神所給的家完全不一樣,甚至有些我還沒說,他們已經為我想到了。

婚姻家庭都蒙福

       後來透過介紹認識了現在的先生,起初是工作的關係,當他提出希望交往後,我便邀他來教會,並向神禱告,將這段關係放在神的手裡。

       有信仰的婚姻差別很大,神教導我們謙卑自己,祂也在我們中間成為準則。好像車道是畫好的,按著車道走,就不會出車禍。

       孩子那時小三,對叔叔很排斥。感謝神,祂給了我教會這個很棒、很有智慧的娘家,有兒主的老師給女兒做心理建設,為我的婚姻鋪路。現在,孩子跟叔叔的關係很好。

       而我對爸媽的怨恨,如今釋懷了,甚至心有憐憫。因他們不懂溝通,也沒有機會遇見神,所以用錯誤的方式彼此對待。生活上,每個月給媽媽一些費用,免得她為經濟擔憂,也常跟她聊天,告訴她我很愛她。

如果你也感到孤單,歡迎來到教會。尤其像我這樣遠嫁的姐妹,神給我們在台灣預備了娘家,愛我們、關心我們,在生活中真實地幫助我們。

 

(整理/楊可玉,選自Good TV真情部落格)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