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226,346

【真實故事】 為的是要榮耀主的名 ——金剛芭比林欣蓓乘輪椅飛翔世界

文/ 影兒 採訪整理

      午間,下著大雨,媽媽泡了一瓶牛奶讓我喝,哄我躺下睡覺,就急著去學校接哥哥姊姊回家。約莫二十分鐘,如同一般人家孩子放學回家的喧嚷吵鬧,「欣蓓!起床囉,哥哥姊姊回來找你玩……。」

       我被吵醒了,媽媽把我抱起來讓我站直,但手一鬆開,我整個人竟跌落在床墊上,「我的腿已不聽使喚,完全無法控制……。」只二十分鐘時間,我的人生,從彩色變為黑白——那年我四歲。

莫名得病 莫名醫療

       沒感冒、沒發燒,醫生找不出病因,只為我冠上「急性脊椎發炎」的病名。從那天開始,我無法用雙腳走路,家人為了我,從西醫治療無望,到遍尋中醫,再轉向民俗療法,但毫無起色,而我則被摧殘得苦痛難熬。

       記憶深刻的是「我常被放在桌上」,然後有法師、道士、師傅或是宮廟的乩童,有時候在我的背上踩來踩去,有時候從頭到腳插滿了針,還有什麼氣功、符水、香灰、咒語治療全都來,「偶而,在我身上灑滿粉灰;偶而,要我喝下像墨汁般的水!我常被嚇到害怕,發抖,嚎啕大哭。」大人卻說完成這儀式,就會康復,就能走路……。我的童年,就這樣被治療綁架。

       下半身沒有知覺、痛覺,「有一次才裝袋的熱豆漿,不小心放在腿上許久,腳都燙傷了,還沒有感覺。」因為沒知覺,早就養成穿尿褲習慣。上了國小一年級,才發現同學們都要「上廁所」,為了要和同學們一樣,「下課時,我會突破各樣的行動障礙去上廁所,然後算準如廁時間,故意按沖水閥,好像尿過……。」直到二○一二年,我才完全接納自己是個身障者,也不需要再偽裝「正常」。

宗教讓我討厭

       任何障礙者都會埋怨上帝,為何是自己,「我不只埋怨,還因為小時候民俗療法的經驗,讓我討厭宗教,」加上爸媽到宮廟去為我祈福,宮廟的主事者告訴他們,「女兒因為上輩子殺了一個人,必須要消災……。」有一陣子,我活在恐懼中,常常想「自己真的殺過人嗎」?

       宗教讓人恐懼,愛卻可以融化一切憂慮,我長年坐輪椅,褥瘡傷口無法癒合,也必須配合醫師用藥住院治療,第八次住院一住就二百多天。每次住院都有基督徒志工來為我禱告,志工的禱告常溫暖我的心。

       有一年聖誕節,醫院有報佳音的活動,我在極其無聊之下跑去湊熱鬧。我觀看左右的人,有的是重症病人,有些人身上插著鼻胃管,有些人意外截肢,跟我一樣坐輪椅……。我邊打量、邊跟著聽唱詩歌,「聽著聽著就流下眼淚,我的心不知被誰安慰了!」

聖誕奇蹟

       當天,這些唱詩歌、招待的人,臉上都泛著天使般的笑容,散發出的愛感染了我。當時的我很需要被安慰,手術已經失敗七次,脊椎打上了卅九根鋼釘,身體常疼痛難熬,好幾次失望到絕望,甚至想要了結生命。

       聖誕節過後幾天,我又要開刀,擔憂手術再次失敗,害怕皮肉不能癒合,當下,就偷偷禱告:「親愛的上帝,求祢幫助我手術順利,康復後一定會去教會……。」出乎意料之外,第八次手術非常成功,看著肉和皮膚慢慢癒合,我歡呼感謝台大整型外科的湯主任和她的醫療團隊,我更感謝上帝,訝異祂會聽我的禱告。

享受上帝賜福

       那時,剛好有一位多年不見的朋友,問我過得好不好,我據實告知不是很好,於是她邀我一起到教會聚會,「我為了還願,就找到劍潭的光點教會,」對真理不懂的地方,就請教牧師,「為何上帝讓我癱瘓,為何人類還有那麼多苦難……!」牧師告訴我說,「耶穌為了救贖我們,體嚐我們所有的苦難!好好跟隨主,意外的福分會跟著而來。」

       直到我明白信仰不是還願,而是享受上帝賜福的恩典!終於在二○一七年元旦受洗歸入主名下。接納上帝給我所擁有的一切——包括「障礙」,儘管生活中充滿障礙與挑戰,我相信上帝會負責一切。

帶著輪椅飛翔世界

       治療褥瘡的那幾年,我在臉書和部落格上以「金剛芭比—林欣蓓」之名,記錄住院心情,也寫一些出國自助旅行的心得,分享適合輪椅族旅遊的相關資訊。

       感謝主,我的臉書被廣告公司看中,邀請我幫某家保險公司拍微電影《無懼的力量》,是記錄輪椅族到世界各國自助旅行的勵志廣告。二○一四年六月,我以一個月時間,坐著輪椅走遍日本、泰國、奧地利、德國、瑞士、法國、比利時、荷蘭、紐西蘭和帛琉等十個國家,飛行了五萬多公里,冒險體驗潛水、跳傘、滑雪等。

最美好安排

       我成了廣告女主角,也到《我是演說家》節目分享我的奮鬥,還錄製《背包踐客》外景節目,我相信聖經說的:「你是我從地極所領來的,從地角所召來的,且對你說:你是我的僕人;我揀選你,並不棄絕你。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我相信這一切不可思議的計畫,都是上帝美好的安排─包括我的生病、癱瘓,為的都是要榮耀主的名。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