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中二並不病】 心意的價值

文/ 楊可玉

       我的母親就跟許多長輩一樣,習慣過農曆生日。

送禮傷腦筋

       小時候因隔代教養,母女相處機會不多,我大喇喇的個性,始終學不來她的優雅。母親的生活處處講究品味,每年她過生日,送什麼禮物總讓我傷透腦筋。給紅包太過俗氣,禮物呢,價位太低,恐怕被她一眼看穿;價位高的,在她心裡又不見得有那個價值。好在她的生日接近母親節,大多合併慶祝,省得我多燒腦一次。

社交活動減少

       自從父親過世以後,母親跟我弟一家同住,與我們一南一北,通常只有春節假期較多相聚。以往的母親節,我總是禮到人不到,避免去給弟妹添亂(她也是個母親),然而,今年的情況不大一樣。

       由於前陣子開車出了一點小意外,即將滿七十五歲的母親,自知反應速度大不如前,決定不再重考駕照。習慣了過去行程滿檔,三天兩頭載著朋友到處跑的她,放棄開車之後,社交活動大幅減少,連帶整個人的活力明顯下降。

       弟妹是居家保母,白天一般不會出門,早上兩姪兒上學後,她帶著幾個小娃娃,都在一樓活動。而窩在家的母親,大部分時間待在二樓,只在她的臥房與書房間來回走動。

引發憂鬱症

       這對婆媳話不投機,互動極少。兩人相處最大的不便在於飲食問題,年輕人無肉不歡,老人家養生吃素,每到用餐時間,吃飯、做飯,事事都能鬧衝突。再加上廚房與冰箱的空間有限,到後來,母親為了避免不愉快,盡量錯開弟妹的使用時間,漸漸搞得自己作息、飲食不正常,體力與精神愈來愈差。

       前一次我弟出差,一個禮拜不在家,母親沒得出門,也沒個聊天的對象,忽然引發憂鬱症,整個人神志失常、胡言亂語,把弟妹搞得手忙腳亂、七竅生煙。後來還是等到老弟回家,連續安排幾次休假,帶著媽媽就醫檢查,情況才慢慢穩定下來。

重建母女關係

       這回,就在母親節前,聽說我弟又得出差,我趕緊把家裡安排妥當,南下幾天照顧母親。一方面親眼確認她的狀況,一方面也是小小分擔弟弟與弟妹平日侍奉母親的辛勞。

       我南下四天三夜,開車陪著母親到處走動,老人家心情開朗,動得多、吃得多,整個人感覺又有了生氣。

前半生非常淡薄的母女關係,因著距離,因著有了媳婦作為對照組,彷彿重新生出連結。由於去得匆忙,我忘了給她準備母親節禮物,沒想到她完全不在意,反倒頻頻稱讚我,說我在教會多年,脾氣變好,又有耐性。

       而另一邊,因我連著幾天不在家,兩個兒子正事擺著不做,放開了玩,甚至忘記洗制服,差點開天窗。等我回家一一檢查,該罵的罵,該罰的罰,他們也都沒有怨言。我知道貪玩是人之常情,所以並不意外,孩子犯錯,只要老實招認就好。

也是一種安排

       回家的隔天正是母親節主日,一早,三人一車往教會出發。

       途中我忽然想起小兒子下個月在南部的比賽,嘆道:「哎呀,禮拜六的賽程結束太晚了,要不然,就讓舅舅提早規劃,帶全家去玩個兩天一夜,我們回去陪外婆。」

     「最近因為外婆生病,他們不敢出去過夜,舅媽和兩個表弟都很哀怨。」

     「那不然這樣?」哥哥說,「你帶弟弟去比賽,我陪外婆。」

     「咦,好像可以吼。」哥哥的提議讓我的腦子裡冒出許多新的可能。

     「我先到舅舅家,等你們比完來會合,禮拜天再一起回來。」

     「外婆要練習騎電動車出門的話,我可以在旁邊騎腳踏車看著她。」

     「而且,之前你不是說,可能要每個月下去一趟嗎?那我跟弟弟可以一起,或者兩個人輪流去幫忙。」

     「嗯,好。」我在心中默默轉過一遍各種可能。「我跟舅舅說,叫他安排看看。」

       談話間已經停好車,走進教會,兩兄弟如常上樓參加青少年崇拜。

     「我們去樓上嘍!」他們快樂地向我揮揮手。

另類的母親節禮物

       箴言廿三章廿五節說:「你要使父母歡喜,使生你的快樂。」過去我總想著投母親所好,用物質來表達孝順的心意,卻在不知不覺間,被兒子的貼心上了一課。

       自從他們脫離主日學後,母親節甚至連張卡片都沒有的我,這天早上,看著兩兄弟一前一後的背影,心裡有句話沒說出口:「臭兒子,這就算你們的母親節禮物好了。」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