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雲彩見證】 你不要驚惶,也不要害怕!

文/ 彭佑琪 口述

       多年前,我動過一次長達十六小時的「腦動靜脈畸形切割」手術。此後,一直需要服用抗癲癇藥,也是每年體檢時,最重要一個治療指標。

肝指數飆高就醫

       二○二○年,全球疫情猖獗,各行各業都被迫減低營業,醫生也多半只看急診病人。於是,我每年四月的體檢耽延到十月。當驗血報告出來,醫生嚇壞了;我的肝指數竟飆到正常人的數倍。家醫建議我趕緊轉看為我開藥的神經科醫生,沒想到,神經科醫生也束手無策。此時,也正好輪到我該向骨質疏鬆醫生報到的時候。

       這位一向沉默寡言的醫生,無意間瞄了一眼我的驗血報告,就立即要我約診一位對癲癇有特別研究的神經內科醫生Dr. Kurukumbi。第二天經過與這位醫生視訊約一小時,且把病歷跟驗血報告傳送給他。醫生主張立即入院換藥治療。原來他是醫院的癲癇觀察治療中心主任,那裡也是美國癲癇學會鑑定設備最齊全的癲癇觀察中心之一。

留院觀察調整新藥

       Dr. Kurukumbi 耐心聽我講解病歷,並仔細查看我的驗血報告,告訴我當下唯一的辦法就是立即停止吃了三十餘年的抗癲癇藥,同時開始以新藥控制病情。由於停止抗癲癇藥是非常危險的決策,於是醫生說明了那家醫院的情況,告知醫院共有六個床位專門治療這類病人,每個房間都有設備齊全的觀察腦波器材,廿四小時觀察病人腦波變動,並有完備的急救設備,可以隨時緊急治療。

       通常是病人需留院一週觀察,在完全控制的環境下,醫生會用各種方法刺激病患,引發癲癇;包括每天凌晨兩點才可入睡,清晨六點起床,期間不斷地照射閃光燈造成急促呼吸,如此才能觀察診斷癲癇起源及動向。一旦腦波開始變化,護士就會在第一時間搶救。

       所以病人入院後第一件事,除了滿頭連接測腦波的電線外,還須插靜脈針管隨時準備注射抗癲癇藥。

神預備的醫治之路

       兩天後,我們決定採取這看似極端的療法。因為堅信,神安排了一位本不相識的醫生把我帶到這位專家面前,我就順服走上神為我預備醫治之路。週一清晨,我抱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態,卸下三十幾年來依靠的安全裝備——抗癲癇藥,入院接受挑戰與治療,也開始了對我信心考驗的旅程。第一天,我在安裝腦波電線及熟悉病房的環境中度過。

       其實,我是夜貓子,凌晨兩點以前很少入睡,卻在一整天沒吃藥的狀態下,熬到兩點時感到腦波不穩,全身多處肌肉也開始微微顫動。

       撐過第一夜,第二天,吃過早餐後護士開始對我實施第二個考驗;她用強烈的閃燈,加上要我急促呼吸,進一步刺激我發作癲癇。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卻好像經過一個世紀。接著,醫生拿腦波報告進來告訴我,久違三十多年的癲癇已開始蠢蠢欲動……。憂喜參半的我,一方面擔心發作時需面對的恐懼,另一方面也知道新的治療方案有希望了。

有驚無險平安度過

       此時,一位年輕護士進來,急速把我推往放射科照射腦部,原來是醫生估計當晚會發生狀況。平常習慣晚睡的我,經過一天折騰,要熬到清晨兩點還真是不容易。當晚,住德州休士頓的三位好友就跟我視訊,陪我聊天度過漫長等待。

       午夜,我開始感覺說話不順暢,知道發作的腳步越來越近。半夜,視覺開始扭曲。當時我唯一的武器就是禱告交託,求神讓值夜班的護理人員覺察到我的狀況,能及時前來搭救。迷糊中不知過了多久,看到房門打開,護士帶著抗癲癇的藥為我注射,制止了那場緊急的狀況。

       第二天,醫生以觀察結果為我開出不傷害肝臟的新藥。在試過兩種新藥後,肝指數即開始下降。一週後,醫生允許我出院,結束了這場驚險的歷程。

苦難中神賜平安

       困難中,我們往往感到束手無策,因為只注視困難,忘了抬頭仰望主。神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廿九章11節)神應許我們,在世上會面對苦難和磨練,卻不至孤單,因為祂已勝了世界。祂叫我們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因為祂的平安可驅除我們內心的恐懼、不安和疑惑。祂說:「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幫助你,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以賽亞書四十一章10節)

       回家路上,天上飄著細細的雪花,收音機裡播放著輕快的詩歌。到了家,門口放著教會姐妹親手調製的營養晚餐,當下即體會到神的憐憫和慈愛,也知道,走過黑暗長廊,希望和光明就在前面等待。

(整理/簡海蘭)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