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真實故事】 心的避難所

文/ 林心乙 口述

       爸爸是牧師。印象中爸媽總為了教會事工拼命,全家一起坐下來吃飯的畫面很少。每天放學後,我大多被同工帶到教會寫作業,跟其他小孩一起晚餐。

幼年不好的經歷

       爸媽很有愛,把一些精神病的、被鬼附的都接來照顧。有段時期家裡住了十幾個有精神問題的人,常令我害怕。我見過神蹟,但整體來說,小時候對信仰處於恐懼狀態,每每需要深呼吸才能踏進家門,回家後常獨自躲在房裡。

       媽媽在我十歲時因癌症離開。我很難理解,為何神醫治全世界,卻不醫治我媽媽。當她過世那天,一位舅媽來學校接我,回家只見一群人哭哭啼啼,包括從不在我們面前大哭的爸爸。我躲在哥哥身後,直到媽媽過世,都無法走到她身邊。

兄妹分別送出國

       媽媽離開後,大家對我們有很多憐憫,彷彿一百個媽媽在身邊噓寒問暖,學校老師也是。他們出於愛來幫助我們,可當每個人都這樣想,就造成極大的壓力。漸漸地我學會看情況決定如何表現,例如背經比賽頭一個舉手,目的是不想多受干擾,不願爸爸聽見會友說什麼而傷心。

       或許察覺到這些壓力,也真的沒空照顧,爸爸決定送我們出國。哥哥先去加拿大,他離開時我大哭,彷彿失去人生最大的倚靠。高中聯考前幾個月,爸爸忽然告知暑假要我獨自去美國。

因叛逆欠下卡債

       我被安排住在爸爸年輕時的朋友,也是一位牧師的家裡。前半年語言不適應,但沒了教會的束縛,爸爸也不在身邊,可以慢慢做回自己。十六歲學會開車,有了行動能力,感覺自己長大了,可以不用回家,愈來愈叛逆,把從前壓抑的情緒,對父母、對神的不諒解全都反應出來。印象中有兩年沒跟爸爸說話,甚至他特地飛來美國看我,我都跑到朋友家去避不見面。

       我用報復性的刷卡滿足心理空虛,十八歲時第一次被卡債公司追債,哥哥知道後非常生氣,但他也沒錢,只好打電話給爸爸。原以為爸爸會發怒,沒想到他把錢付清,只叫我不要再犯,還教我財務管理,擬定還債計畫。

       廿一歲生日,爸爸來美國看我,他說送我出國是希望我開心健康,如果能學習挑戰自己、跳脫舒適圈,找到人生熱情,他會非常開心。過去我以為爸爸對自己期待很高,從話中感受到他無條件的愛,才知原來我一直在用想像塑造父親的形象,心中頓時覺得釋放。

經歷神蹟軍校順利畢業

       我決定報名從軍,看自己在陌生環境中能否適應生存。筆試後按成績分配到醫護兵,由於美國缺兵嚴重,入學前來不及測驗體能,以至於我連伏地挺身、仰臥起坐都不會,差點畢不了業。

       爸爸聽說我一簽八年,驚訝又擔心,但還是來美國參加畢業典禮。為了體能達標順利畢業,我向神禱告並經歷神蹟。原來室友中有健身教練,指導我練習。當第一下做成功時,教官興奮到叫兩百人來圍觀,真是又驕傲又丟臉。

派往中東神保守平安

       通過結業訓練後,跟隨101空降師去到中東,在那裡每個人都配發真槍實彈,感覺相當震撼。我持續禱告,像小時候一樣安靜觀察,盡力保持自己清醒安全。

       美軍在伊拉克有數個大型後勤基地,另有一些先遣部隊在小基地。在後勤待了幾個月後,我自願交換勤務,到一個位於ISIS所在區域的小基地去。當時心想或許神會保護我平安,畢竟祂若要我性命,待在後方也會死。

       前線情勢緊張,為防敵方竊聽,廣播以不同的音樂類型做標示。若非從小接觸,真不知該如何分辨?剛到的幾天平安無事,直到第十天一陣極大聲響,一枚炸彈落在同事床邊,轟出一個大洞,但因插地太深沒爆炸。想到若有人躺在床上,就被直接穿透,我第一次感覺神的保護如此真實。

       一年後我在總部,好奇翻看統計資料,發現自己在的那個月該處死傷最少,印證了詩篇廿三篇所說:「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

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去過才知害怕,第二次便想用人的方法逃避。我申請到另一個部隊,動身前卻把通知書搞丟了。因為跟神生氣,我自願冒險,去前線進行搜身任務。

       搜身是為防備夾帶炸彈,因文化差異,伊斯蘭婦女必須由女兵來執行。我們兩人一組跟著小隊出勤,經常一去就是好幾天,壓力特別大。有一次任務臨時加長,女兵不便前往,我改到廣播旁邊守著,隨時支援。凌晨四點槍戰爆發,當場六個人死亡。一想到原本在那裡的是我,有人替我死的內疚感深深糾結,無法擺脫。

       從中東回來,雖然外表正常,能聽到聲音,但沒有音感,吃得進東西,卻沒有味覺。我警覺到這是PTSD,經過半年治療,自認恢復狀況還可以,然而當進到婚姻與創業的雙重壓力下,我又陷入黑暗,發狂起來還會自殘。         先生非常愛我,即使婚前已發現,他仍不願放棄,總在我過不去時安慰我、抱住我,幫助我安靜。因為怕我受傷或輕生,甚至不讓我進廚房。

在神與人的愛中得醫治

       嚴重時,我曾在半年內藥量加到四倍,也曾三十天出不了房門,直到二○一六年底,爸爸打電話來要我回台休養,才出現轉機。神把我放在悠閒的環境中,父女間有機會對話。我們一起回到我從小長大的地方,把過去所有的疑惑與不諒解都說出來。彼此的和解與饒恕,令我擺脫疾病的綑綁。

       經歷改變後,我開始學習回應先生及爸爸的愛與包容。感謝神的醫治,引導我重新認識自己,生命突破並成長。

 

(整理/楊可玉,選自Good TV真情部落格)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