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真實故事】 我的母親

文/ 陳尹中

健康長壽有原因

       我的母親洪程,出生於民國十七年,今年已經九十五歲。感謝主,母親還很健康,每天早上都會散步,每餐能吃一碗飯,家人煮什麼料理,她都能一起吃,還能和兒媳、孫子、曾孫們有說有笑。

       母親身體健康,大概和她小時候的家庭環境很有關係。她是台中縣后里鄉的鄉下人,家裡有七個兄弟姊妹,從小都要下田,還要種菜、養雞、養鴨。吃的主要是自己種的蔬菜和河裡盛產的魚蝦,像這樣勤勞,加上零污染的好山好水,造就了一家人的健康長壽。

擦了五代人的屁股

       母親二十歲就嫁到我們家,父親是獨子,在國小教書。母親生了五個孩子:大哥、大姊、我、小妹、小弟。她既要相夫教子,又要事奉公婆,十分辛苦。媽媽曾經說:「我嫁到你們陳家,擦了你們五代人的屁股。」我們很認真的數算:當時曾祖母還健在,年老時因青光眼失明,都是媽媽在照顧;後來祖母失智了,也是媽媽在照顧;爸爸和媽媽同年齡,但五十一歲就離世了,生病時也都是媽媽在看顧;我們五個從小都是媽媽一手把屎把尿;後來我們成家以後,五個家庭都生養了兩個小孩,每個家庭媽媽都來輪流同住,所以每個孫子她都擦過屁股。媽媽真的擦了我們五代人的屁股!

自費供應學生中餐

       爸爸還在國小服務的時候,我們發現媽媽每次中餐都要準備十幾個便當,除了爸爸和我們五個,媽媽多準備了十來個便當,我們問媽媽,怎麼準備這麼多便當?媽媽說:「要給學生的。」這對於當時國小老師待遇來說,是一筆沉重的負擔!當年我們每班五十個學生,一半以上都打赤腳,每班都有好幾位同學中午没飯吃。這下我才明白,我們班每天中餐都有好幾個同學排隊向導師領便當,原来,學校有很多老師都在掏腰包供應自己學生的中餐;原來,當年的師生倫理是這麼溫暖!原來如此,難怪當年小舅舅常常送來很多雞蛋、蔬菜,還有曬過的菜乾。

眼淚再也忍不住了

       爸爸身高一七六公分,體重一百公斤,是柔道教練。當年我們后里鄉有一個著名的柔道館,館長是爸爸的表哥張銀淮先生,爸爸就是他的幾位首徒之一。爸爸身體一向很健康,但後來患了腎疾症候群,瘦到剩下五十幾公斤。媽媽才一五五公分,拖著嬌小的身軀,陪伴爸爸到處求醫,後來爸爸在台北馬偕醫院住院四個多月後病逝。

       當時大哥、大姊已經就業,我在服兵役,妹妹和弟弟還在學,我們都輪流去陪母親照顧父親,大部分時間還是母親陪在父親身邊。那裡的護士看見母親的辛苦和溫柔,爸爸又是住最久的病患,她們都對媽媽很好,也特別照顧爸爸。有一次輪到我去陪他們,忽然看到爸爸的被單上滴了很多水漬,還以為是點滴在漏,仔細一看,原來是媽媽的眼淚。那一陣子爸爸一直在昏迷,媽媽的眼淚就再也忍不住了!

辛苦工作  不要借貸

       媽媽很會料理,為了貼補家用,在街上租屋,開了一家麵店,生意很好,但是非常辛苦。每天早上採買備料後,就是一連串的準備工作,從下午三點多開賣到晚上十二點多收攤,收拾好以後,晚上睡四個小時,第二天清早又要趕去市場。媽媽告訴我們:「做習慣就好多了,剛做的時候累到走路都會睡著,兩腳好像會漂浮。」從我小五開始,麵店生意做到我讀神學院一年級,前後十六年。媽媽,您真的太辛苦了!我們明白,這十六年為的是爸爸一句話:「你們好好讀書,讀書是最好的投資。」這十六年為的是媽媽一個決心:「不用再去借錢付你們的學費。」

美好的榜樣與傳承

       我們五個孩子最先學會的一首台語聖詩〈耶穌愛我我知明〉,就是爸媽教的。有一陣子爸媽在百忙中堅持,每個禮拜至少要有一次家庭禮拜,那是最溫馨又喜樂的時光。我們還學會禱告、背主禱文、使徒信經、新的誡命,甚至還學習輪流司會。最喜歡聽爸爸講聖經故事,還有媽媽帶我們唱詩歌時柔美的歌聲。媽媽來自民間宗教拜拜的家庭,卻成了熱心的基督徒。

       爸爸和媽媽都有著堅定的信仰,對待別人也是慷慨熱心,這成了我們的最佳榜樣。後來我和妹妹、弟弟都成為牧師,我深信這是上帝的揀選,也是父母幫我們打下了基礎。

現在父親在天家,母親當我們五個的桶箍,將我們緊緊聚在一起!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