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真實故事】 你一生的好朋友

文/ 彭蒙惠 口述

       我在台灣超過七十年。我們推出的音樂劇《因愛啟程》,就是用神做在我身上的事來影響人,鼓勵人更多倚靠神。

體會施比受更有福

       小時候我家八個孩子,天天晚上一起禱告,有音樂、有歌唱,感情很緊密。雖然物質缺乏,但因神看顧,讓我們有能力幫助人。爸媽常說,施比受更有福,教我們愛別人要比愛自己多。

       有一次,一位隔壁的女孩來家裡,看到叔叔送我聖誕禮物的娃娃,非常喜歡。媽媽問我要不要給她,我說:「我給她舊的好嗎?」媽媽聽了,又問:「如果耶穌在這裡,妳要給祂哪一個?」我只好把新的送給她。後來,我看到她高興的樣子,真的體會到,什麼是施比受更有福。

立志做傳道人

       媽媽會彈鋼琴,哥哥吹薩克斯風,我從小學學習小喇叭。十五歲參加西雅圖的第一個青少年交響樂團,指揮老師想幫我申請獎學金去紐約讀音樂學校,但是我立志做傳道人,恐怕學音樂會走上不一樣的路,所以沒有接受。

       對我來說,耶穌才是最要緊的。十二歲時,我聽到一位來自中國的傳道人分享,很多大陸人不認識耶穌。他問有沒有人願意去?我立刻舉手回應。這是我答應神的事。

踏上宣教之路

       廿一歲時,二戰剛結束,我參加一個差會,到中國宣教六年。那是我第一次離家,感覺有點孤單,但我知道神會保護我。搭船離開時,家人朋友都來送我,只有媽媽因為太捨不得沒有來。

        我們搭貨輪先到東京、韓國,再繞道菲律賓、香港,六個禮拜後到達上海。那時國共正在內戰,我從沿海到內陸,從長江到黃河,又從西北到南方,一邊適應不同的文化與生活,一邊逃避共產黨的追兵,兩、三個禮拜才能跟家裡通一封信。戰亂中,身邊只剩下小喇叭跟一本中文聖經,其他東西,包括家人的照片,都沒來得及帶走。最後從香港離開時,有人要回美國,有人要去日本,而我選擇到台灣。

開始廣播電台福音節目

       剛到這裡,因為年輕,所以到沒人去的東部。那裡的機場有很多水牛,還要先把牠們趕開,飛機才能降落。那時台灣基督徒的比例不到百分之一,花蓮有幾間很小的教會。我想起在美國做廣播,可以接觸很多人,所以開始做第一個福音節目。從一九五一年起,每個禮拜天都帶著詩班到廣播電台。

       後來錄音機問世,節目做完,放在那裡就可以播出。電台播放時,我騎腳踏車到處去看,有很多人在聽。我在節目裡吹小喇叭,講福音故事,還有牧師的信息,聽眾很多,有拜拜的人、做生意的店家、軍人,還遇過廟裡的尼姑來問我,怎樣才能拿到聖經。

進校園接觸青年人

       節目愈做愈好,愈做愈多,我把家變成工作室,請幾個同工來幫忙,做婦女和兒童節目;又想把福音帶進學校,去向市長要求進校園講聖經故事。市長聽不懂我的國語,只好回答:「好啦!這個女的要什麼都給她!」我們就從每週一次到校園教聖經開始,到後來在日月潭舉辦第一個青年營會,帶領很多人信主。

       神教我很多功課,學習怎樣過在地人的生活,而不是美式生活。我一個外國人進到山裡,在原住民的部落,學他們的歌、說他們的話,文化衝擊很大,還要接受很多好奇的眼光。

成為很多小孩的媽媽

       在我離家幾年後,爸媽年紀並不老,卻突然相繼過世,讓我很傷心。但因為有神,知道將來能在天上見面,我得著安慰,後來也能安慰其他人。

       年輕時也想過神什麼時候會讓我結婚生子,但認識的對象總是叫我跟他們回美國。神不要我這麼做,留在這裡是我答應神的事。雖然沒有結婚,但大家叫我Mom Doris,成為很多小孩的媽媽。

開始往電視發展

       在花蓮做廣播七、八年,名聲漸漸響亮,我們又往電視節目開拓。那時只有台視,唯一的宗教節目就是我們每個禮拜五的《天韻歌聲》。另外,我看到很多台灣人不會講英文,為了國際交流,有很多翻譯的需求,所以開始《空中英語教室》。這些節目很多人喜歡,從美國回來的林語堂也跟我們合作。

       從廣播到電視節目,要給員工發薪水,很不容易。但是神一步步幫助我們,很多人願意奉獻,每一個明天都有飯吃。當我願意做,就影響別人一起變得勇敢。

開拓海外傳福音

       後來很多人回應,他們是因為空中英語教室信主的。喜樂人生(JOY)就是耶穌第一,他人第二,你是第三(Jesus, others, and you),要為別人服務,不要只想自己。神祝福我們的事工,漸漸擴展到台灣以外,我到哈薩克幫忙做一個節目,那個電台在蘇聯也可以聽到;到上海的蒙特梭利大會講課,順便也講福音,並與中國文化連結。

       我們帶合唱團出國表演,去過三十幾個國家。當時台灣出國的人少,到國外我要保管大家的護照,就放在枕頭底下睡覺。有團員常迷路,有上飛機才發現沒拿到簽證,還有不知什麼是來回機票,把回程票丟了……。我看顧他們,像看小孩一樣。

隨處為主發光

       我們出去是代表台灣,也是代表神。台灣雖小,但有時候,小的東西比大的好。鑽石很小,卻會發光,台灣就像鑽石一樣,神要幫助我們在世界發光。

       六十五歲時,我問葛理翰牧師,我要不要退休?他說聖經上沒講。我五十六歲學潛水,看見另一個世界的美好;我在台東搭熱氣球,有臉書、有網站,AR、VR都會玩。每次記者訪問我,我就有機會講耶穌。神說不要像世界,但是好的東西,要用來為神工作。

       現在我九十六歲,天天上班、在樂團。神說不要怕,我與妳同在,直到世界末了。我們要除去心中的恐懼,勇敢去做,信心就會增長。

 

(整理/楊可玉,選自Good TV真情部落格)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