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真實故事】 心中的小天使

文/ 廖婉如 口述

       我和張世彥都是從小立志當老師,畢業也都順利通過教甄。認識他是高中時參加大學社團的志工營隊,他擔任小隊長。到我大二,世彥成為正式老師,放榜後立刻打電話向我告白,開始交往。

屢生摩擦 關係冷淡

       由於相差七歲,成長背景不同,婚後磨合不易。面對摩擦,往往各持己見,問題擱置一邊,下次遇到再吵一回。當初從宜蘭遠嫁苗栗,娘家母親捨不得,我還跟她說開車不過兩小時而已;等到真正有了家庭,才發現騰出兩小時可不簡單。許多抱怨長期累積在心裡,夫妻關係愈來愈冷淡。

       最大的摩擦發生在雙方父親過世那段期間。先是公公罹癌,婆婆因長期照護身心疲累,家中氣氛低迷;後來娘家父親意外確診血癌,他還沒退休,向來身體健壯,竟在短短卅八天內離開,家人大受打擊。幾個禮拜後,公公接著過世。

親人相繼離世

       當時孩子小,我和世彥常在火車站碰面,互相擊掌打氣,又轉頭各自奔忙。有時他去照顧公公,我去照顧孩子;有時我回娘家照顧父親,他來接手照顧孩子。夫妻間對話不多,但負面情緒很多。兩位父親先後過世,娘家爸爸的七七恰與公公頭七同天,我想回宜蘭,世彥卻堅持媳婦不能缺席。幸好時間一早一晚,才不至於分身乏術。

姊弟教育方式不同

       因兩人求學順利,女兒上學後,自然將習慣模式套用在她身上,加上對第一個孩子期待較多,因此顯得過度重視成績。有時帶她去學校,同事看見我們互動,忍不住會問,為何我對學生有耐心,對女兒卻這麼兇?其實我對於教育孩子,當時的我內心深感無力。

       弟弟飛飛小一時在校曾受不公平對待,有過轉學經驗,因此我對他較多包容,希望快樂上學就好。飛飛從小性格穩定,他很喜歡姊姊,經常主動幫忙做事,買東西總不會忘了姊姊的一份。

孩子突然離世

       二年級時,飛飛因腸病毒重症離開。起初是他主動告訴爸爸腳上有紅點,就在回天家那個早上,我們也才帶他回診,醫生說咽峽潰瘍已經減輕。回家後他無力地躺在沙發上,說自己心跳很快,那時我安慰他,可能是發燒的緣故。

       在我去上課後約半小時,他不舒服打電話給婆婆,婆婆騎車載他來學校找我。當時他臉色慘白,直冒冷汗,送去急診,甚至無法順利抽血。醫生判斷為重症,但又認為心跳過快只是肥胖所致;反倒護理師看著不對,私下建議轉院。從下午四點到院,幾經波折,晚上十點多,終於取得醫生同意。

       確定轉院後,醫生在十分鐘內給孩子打了兩針鎮定劑,說為了預防掙扎;但孩子其實很乖,反覆抽血打點滴都沒有哭。送上救護車前,醫生檢查瞳孔已經放大,半路上,我在前座就聽見隨車的護理師大喊OHCA(到院前心肺功能停止)。

       當時我不知那是什麼,問司機大哥:「很緊急嗎?」他說:「對,已經在急救了!」而我想得天真,以為只是喘不過氣來,怎知就在路程中,飛飛竟然走了!一切超乎我們的理解與想像。

尋求傳統信仰

       因在救護車上離開,前後兩間醫院不能開出死亡證明,必須去報案。檢察官等不到原醫院的病歷,便問我們是否同意由法醫相驗。看著法醫掀開衣服、翻動著,那個當下,我們真的完全崩潰。

       回到職場後我像行屍走肉,上課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空堂在辦公室坐不住,只好去納骨塔跟孩子講話。我尋求傳統信仰,帶著佛經故事去說給孩子聽,彷彿想要彌補些什麼。

絕望心情 每況愈下

       因為創傷,世彥只要聽到救護車經過,就會心跳加快無法呼吸;加上我每夜哭泣,讓他不能安睡,白天經常恍神。有時想要大哭,只能趕緊拿起鑰匙到車上安靜一會兒。

       有位長期陪伴娘家的師父說這是因果,是前世作惡的報應。還有一位師父通靈,他說幾年後孩子會得到神職,投胎到北部。我聽了更加沒有盼望,只覺得跟孩子陰陽相隔,距離愈來愈遠。師父說,只有離婚才能脫離痛苦,至於孩子有自己的生命輪迴,無須掛心。軟弱讓我把這些話都聽進去,夫妻關係更加惡劣。

禱告中得幫助

       世彥跟我一起學佛,也去禪修營教小朋友,做了很多,家裡景況卻沒好轉。有一次他在車上哭泣,忽有聲音叫他打電話找一位研究所同學,他是基督徒,畢業十年很少聯絡,但世彥毫不猶豫地撥通手機,把一切告訴他,他聽完後,立刻表示要來苗栗為我們禱告。

       世彥找見證影片給我看,被我臭罵一頓;他說同學要來探訪,我也表示只會表面應付。聽到福音我總忍不住反駁,但奇妙的是,當晚我又開始流淚時,忽有聲音叫我禱告看看,我便禱告說,若祢是真神,請讓我今晚不再哭泣,好好睡覺,我就願意相信。如此反覆到第三次,哭泣止住,第五次便睡著了。隔天天亮,我立刻聯絡當初辦理賠的保險業務員,找她聊信仰,因她也是基督徒。

信靠神 彼此相愛

       第一次參加敬拜,我們聽著詩歌淚流不止。有段歌詞說,你的每一滴眼淚,神都看為珍珠。這才明白原來哭泣不是造孽、不是罪惡。會後牧師為我們做先知性禱告,我看見孩子在耶穌懷裡,心中便得安慰。

       起初內心還有疑問,為何神要我們經歷這痛苦?而神透過夢境對我說,喪子之痛,祂也經歷過。當下終於感到有人懂我,神看著耶穌被釘十字架,但神對耶穌有計畫,祂對飛飛也必定如此。我終於能放心放手,把孩子交給天父,因知天父愛他勝過我們千百倍。

       神醫治世彥破碎的心,聽到救護車不再恐慌,而能為車裡的人禱告。神也改變我們夫妻關係,看見彼此的付出。神光照我們看見女兒的獨特,懂得幫助她找到成就感。神更感動我們生下妹妹,明白愛不會減少,飛飛的位置永遠都在。

      「你若信,就必看見神的榮耀」。經歷飛飛的事,讓我們懂得倚靠神,因祂同在,便能剛強壯膽。

 

(整理/楊可玉,選自Good TV真情部落格)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