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靈修故事】 孤而不寂 復活的季

文/ 金不換

       人們常問:「活著有什麼意義?」回答多半支支吾吾。

       在台馬禮遜美國學校的教師Dr. Ted Moon是個智慧人,他教導學生:「人有五個大哉問:活在世上1.你追求什麼信仰?2.你從事什麼工作?3.你跟誰結婚?離開世上,上帝會問你,4.你跟我兒子耶穌基督什麼關係?5.我給你的恩賜,你拿來做些什麼?」據此,李裕國的答案,不是參考而已,可以學著點。

受感譜出新曲

       李裕國一生執著音樂,當有主內弟兄把《復活的季》歌詞交在他手上,仔細閱讀、思索、感受之後,他回憶說:「這三段文字,看似平淡,卻像史詩般的澎湃巨浪,一波波襲人而來,震動、感動、靈動,必要譜曲來敘述、詠讚、傳揚戰勝死亡、唯一復活的耶穌基督。歷史上這等大事、空前絕後、絕無僅有!」這首大調的敘事詩,曲風採自希伯來民族音樂。在教會發表播出時,配合《耶穌傳》的十架苦路,感人熱淚。歌曰:

(一)當春風吹拂過大地

          人子耶穌在復活的季

          走過耶路撒冷的巷底

          祂的頭上戴著荊棘

          祂的肩上背著十架

          背著人類千古的不義

          在鞭打聲裡 也在嘆息聲裡

          祂引領我們走過 復活的季

 

(二)當春風吹拂過大地

          人子耶穌在復活的季

         走過各各他的骷髏地

         祂的手上釘著創傷

         祂的身上遭受痛創

         祂成了被獻上的活祭

         在嘲笑聲裡 也在饒恕聲裡

         祂引領我們走過復活的季

 

(三)當春風吹拂過大地

          人子耶穌在復活的季

          走過山腰間的空墳地

          祂的權柄勝過死亡

          祂的復活彰顯能力

          祂成就了上帝的美意

          在盼望聲裡 也在讚美聲裡

          祂引領我們走過 復活的季

工作生活離不開音樂

       李裕國說:「音樂的樂,與快樂的樂同一個字,其來有自。音樂更是無國界的語言,當音符跳動,聽者心動、腳動、靈動……;連乳牛聽巴哈的音樂都可以多擠些牛奶。」

       所以,在校雖以新聞為專業,但畢業後寧可以音樂餬口,在鋼琴、小提琴、吉他之間遊走跳躍,並贏得鋼琴老師女友芳心,結髮夫妻,生養一子二女,拉拔長大,如今都已大學畢業、就業或結婚生子。

       十年前,李裕國因過勞引起頸椎受損、導致神經壞死。手術後,行動或運動非常不便。但是妻子為他購置的專業電子琴,成了知音。日子雖常感孤單,但每每為完成一首首曲目而感謝上帝不離不棄,允許他親近祂、讚美祂。

夫妻歡喜接受福音

       李家曾有一段蕭條的歲月,妻子研習各種麵粉食譜,養家活口,他對妻子感恩不足、虧欠有餘。倆口子像被沖到水邊的兩條魚,相濡以沫。

       信仰上,他們夫妻相對順其自然,水到渠成。人近中年,人情世故,生命來去,已有定見,所以當美國宣教士何畢克夫妻登門拜訪,機緣已到。開始認識聖經中慈愛的上帝、十字架的耶穌、與人同在的聖靈。歡喜接受福音,並且別開生面地在大安海水浴場受洗,終身難忘。

找到人生的意義

       除了音樂,上帝還為他開另一扇門,引進靈裡世界、與靈互動。例如:為什麼「吹」字是口+欠?哪來的靈感?他說:「靈感就是靈裡的感動啊!起初上帝造人,吹了一口氣,才成了有靈的活人。人不就是欠祂這口氣嗎?」

       常獨處暗室禱告的他,「有一次,眼睛突感暈眩,腦海開始浮現聖經所描寫的『起初,上帝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上帝的靈運行在水面上。』讓我領悟到人的時空是上帝所造,祂可來去自如、不受其限。之後我譜成《星球華爾滋》,描繪宇宙星系環環相扣,展現輕快旋轉的優美舞姿。」

       祈願諸君若有感於來世間一趟,不是刷個存在感,那就該勇敢突破人的有限格局,進入上帝無限的時空,或滑出曼妙的華爾滋,並以此回答「人活著有什麼意義?」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