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真實故事】 讓愛滾動

文/ 陳守實 口述

       我是第二代基督徒,父母都信主。父親雖然嚴格,對孩子卻寬容尊重,從不強迫我們做不喜歡的事。家中十個孩子,我排行第八,小學四年級就受洗,但因偶然發現主日學老師在人前人後有不同的表現,心裡認定教會比江湖還虛假,因此上國中後拒絕進入教會,這一流浪就是三十年。

從董事長特助到立委助理

       大二時進入升學補習班打工,從班導師做起,兩三年間,薪水就從八千漲到六位數。老闆賞識我的業務能力,將我升任為集團董事長的特助,禁不起高薪誘惑,我休學離開校園。特助的工作繁雜,對外代表老闆,對內有像洗廁所、倒咖啡等等瑣事,那段時間的經歷與培養,為我增加不少見識。

       後來我離開那份工作,在報上看到一家傳播公司徵求企劃人員,便去應聘。起初面談未果,回家後卻接到公司負責人直接來電要我赴任。原來那是一位立委所成立的外圍公司,而我也成為立委助理,實際工作則是負責在江湖「喬事」,包括民眾請託和老闆的私人投資等,大多事涉敏感,經常需要大量應酬。

創立廣告企劃公司

       那時酒駕執法較不嚴格,好幾次早上醒來,發現車子停在路邊,自己怎麼睡著的都不知道。我雖離開教會已久,但基督信仰的價值觀還在心裡,因此在這職位做得不長,很快便離開,自己創業成立廣告企劃公司。

       流行音樂市場當時正值顛峰,我因負責一則唱片通路廣告,接觸許多與唱片業有關的業務,甚至掌握知名唱片行的進貨量、店面宣傳及公播決定權。當時五大國際唱片公司的業務部總監,經常輪流請我喝酒,應酬之多,甚至比做立委助理時喝得還兇。

       日子固然過得風光,神的管教卻很快臨到。我尚未結婚成家,又缺乏理財觀念,總是賺多少,花多少;某次朋友向我借錢,手邊不夠再幫他借,一時周轉不來,只得把公司收掉,能賣的都拿來變現,一套幾千幾萬塊的古典CD,每張只賣一百,累積幾萬塊錢,租下一間鐵皮加蓋屋,重新起步。

有機會參與公益活動

       人生處在最低谷,神卻為我開啟另一條路。就在那幾年,社會新聞密集報導獨居老人在家過世的消息,有的死狀甚慘。當時有位印刷廠的朋友問我是否注意到相關新聞,原來他在某私人社福機構擔任志工站長,因此希望我能運用廣告圈的資源和能力來幫忙解決問題。

       那時我住鐵皮屋,但每個週末都在朋友家聚集,美其名為藝術欣賞,其實是吃喝玩樂。我在當中認識了兩位海外歸國的博士級演奏家,便提議他們再邀其他人來組成四重奏,改編台灣傳統的音樂元素成為古典室內樂,錄製CD,並將銷售所得捐給社福機構。從這個想法出發,後來成立唱片公司,推出一系列演奏專輯,也為社會問題出了一分力。

因神奇妙作為重回教會

       二十幾歲創業以來,我每天睡到自然醒。二○○三年,某個主日早上六點,我竟睜開眼睛醒來了。第二個禮拜、第三個禮拜,接連如此。我知道這是神的作為,便在心裡跟神對話,表明自己對教會並未改觀,不可能回頭過教會生活。

       連續抗爭六個月後終於服輸。但再次走進教會,我仍帶著驕傲,永遠坐在最後一排,甚至一邊聽道,一邊心裡跟神爭辯。直到某次聽見台上的牧師問道:「我們信主,是相信這位施慈愛的神,願意跟隨祂走永生的道路?還是我們只為求得今生的平安喜樂?」那時才明白,神把我領回,為的是要我走祂的道路。我開始過著規律的教會生活,重新回到神面前。

       我的父親二○○四年過世前,臥床近六年,每次回去探望,推開房門,幾乎都會聽到他在哼唱詩歌。當時我已成立唱片公司,固定拜訪各縣市的門市通路,很遺憾看不到一張福音詩歌的專輯,尤其是父親那個年代的老詩歌。在安息禮拜中,心裡有聲音催促我為傳統詩歌錄製專輯。後來更到各教會去服事,甚至登上國家音樂廳去演唱詩歌。

規劃「輪旋曲」勸募活動

       二○一二年,我到花蓮為黎明教養院舉辦募款音樂會,結識了地方報社的社長,對脊髓損傷的傷友有所接觸了解,因而規劃了一個「輪旋曲」的勸募活動,為傷友籌募費用。感謝神,不到兩個月,零廣告費,竟募到超過千萬元。隔年九月起,補助傷友購置電動輪椅。

       有位傷友原是棒球教練,車禍受傷後,在電子工廠上班的太太回家照顧他,兩個人都無法出門工作。有了電動輪椅,一趟三十公里,他可以自己去醫院拿藥、去黃昏市場買菜,也讓太太得以回到職場。

       二○一五年,我帶著兩名極重度的傷友,加上一位退休記者,從花蓮縣政府門口出發,開著電動輪椅去環島,藉此鼓勵更多傷友走出來。「滾動台灣21天」活動結束,又募到一筆錢。六年下來,補助全國傷友將近七百位。

再推出「主動廚房」

       活動期間每到一處,我必留意當地傷友的工作情況,也曾舉辦座談會,討論如何為他們創造工作機會,卻沒有得到回應。二○一九年,正當我想要放棄時,神再次透過〈從你見耶穌〉詩歌對我說話,我就把「主動廚房」的想法寫成企劃書,並於同年八月,舉家搬到花蓮的田野中,開始推動事工。

       主動廚房針對不同程度的傷友,設計適任的工作,讓他們透過製作民生必需品,賺取生活所需,幫助他們自給自足,不倚靠捐款,做到「養志」。近幾年因疫情,成立夜光食堂,讓人認養傷友製作的產品,再將物資捐給需要的家庭。這樣,傷友有工作,我也有合理的利潤支付薪水。

       開工至今,我們唯一做的是順服。不論聖樂事工或社會扶助,都學習耶穌的榜樣彼此相愛,真實經歷「凡事先求神的國與神的義」,一切所需,神必為我們預備。

 

(整理/楊可玉,選自Good TV真情部落格)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