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行在光中】 想當好人

文/ 陳季讓

     「他們還沒有躺下,所多瑪城裡各處的人,連老帶少,都來圍住那房子。呼叫羅得說:『今日晚上到你這裡來的人在哪裡呢?把他們帶出來,任我們所為。』羅得出來,把門關上,到眾人那裡,說:『眾弟兄請你們不要做這惡事。我有兩個女兒,還是處女,容我領出來,任憑你們的心願而行;只是這兩個人既然到我舍下,不要向他們做什麼。』眾人說:『退去吧!』又說:『這個人來寄居,還想要作官哪!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他們更甚。』眾人就向前擁擠羅得,要攻破房門。」(創世記十九章4-9節)

帶來戰爭的恐懼

       一、二次世界大戰,離我們有點遙遠,甚至只是教科書提供關於世界歷史資訊的一部分,或許多戰爭電影的背景題材。直到去年二月廿四日,俄羅斯和其盟友白俄羅斯,以「非軍事化、去納粹化」為由,全面入侵烏克蘭,展開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歐洲最大規模的戰爭。

       身處廿一世紀,最文明、繁榮世代的人們,頓時陷入「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恐懼想像之中。

無法置身事外

       只是經過一年半的時間,戰事似乎膠著,輸贏態勢難辨。比較清楚的是,俄羅斯顯然低估烏克蘭的決心和抵抗能力。正是這態勢未明的戰局,讓即便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台灣,也無法置身事外。一方面是戰火從軍事武力的使用,演變成歐美國家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另一方面,因為地球村、全球化的必然,實質造成對物價、基本民生物資供應劇烈衝擊。

       至此,已經沒有任何民族、國家,能夠免於這「蝴蝶效應」般的牽連。即便沒有參戰,也無需表態,都已經捲入這場戰爭的影響中。

善惡難以並存

       這讓我想起電影《無間道》經典台詞「我只想當個好人!」問題是,身處黑道和白道(有執照的流氓)交織的世界,連當個好人都是一種奢求。

       羅得顯然沒有被所多瑪聲聞於天的罪惡所污染,他向著天使想當好人,向著如發狂野獸的所多瑪人,寧可犧牲自己兩個女兒,也想維持正義(至少是待客的禮貌)。正如他坐在城門口,象徵已經取得判定曲直是非的地位和認同。想不到的是,平時相處還算心存尊重的鄰舍,當下卻對他說:「這個人來寄居,還想要作官哪!」接著橫眉怒目嚷道:「現在我們要害你比害他們更甚。」

       羅得想當好人,但所多瑪自招滅亡的惡行,無法兼容一位在他們中間,卻想當好人的羅得。

避免誘惑、試探

       輔導適婚年齡的青年時,常提醒他們,婚前發生親密關係,是熱戀中男女無法迴避的誘惑。因此,避免在隱密的空間單獨相處,是唯一的解方。總會開玩笑地告訴他們:倆人在房間內查考羅馬書是沒有用的!同樣,也會告誡作生意的弟兄,應酬去聲色場所進行第二攤,心中默念主禱文、詩篇廿三篇,是極為笨拙的偽善。

不置身險境

       如果對人性有足夠的認識,對自己的意志不要過於高估,你就會採取不要讓自己身置險境的作為。

       你若對罪中之樂有某種眷戀,除了視而不見,妥協退讓外,想做好人,反倒顯得荒謬而可笑。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