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真實故事】 貧民區天使

文/ 林苡汶 口述

       十多年前參加外交特考,以三分之差落榜,受到挫折。當時擔任宣教士的二姑邀我參加聚會。第一次進到教會,對基督信仰很有興趣,莫名感動流淚,於是決定跟隨耶穌,想看看祂究竟是不是真神。

真實經歷神

       跟好友在電話裡聊起這事,他問我確定嗎?畢竟我家是拿香拜拜的傳統信仰。沒想到就在當晚睡夢中,有鬼來抓住我的手腳,我在心裡把所有拜過的偶像全部默想一回,直到最後向耶穌求救,那鬼才放手飛出窗外。當下我立刻睜眼跳起來,打開電腦,搜尋離家最近的教會,從此決志信主。

接下使命 好好服事

       後來成為宣教士,遭到家人強烈反對,尤其母親無法接受我去遙遠且貧困的地方,以至於有段長時間的爭戰。記得在美國時,有一天我正在趕作業,接到男友從台灣打來的電話,說他做了一場夢,夢到我在特會中為非洲人按手禱告,又夢到我推雪球上山,過程辛苦疲憊,但到下坡便一路順利,好像信仰的道路經歷困難後如魚得水一般。

       掛上電話後六個小時,男友遭遇意外身亡。我難過得好幾天無法進食,一吃就吐。我跟主禱告說,主啊,這麥子不是白白死去,他認真傳達給我的話,一定是重要的使命。我廿六歲了,接下來的日子,絕對不要白白浪費。

       原先我以非洲為宣教的第一志願,但因會西語,最後填了墨西哥。在禱告中我看見異象,一群髒兮兮的小孩圍著我伸手要麵包,當下不禁懷疑,我有這麼多愛可以給人嗎?

       後來,隨某場佈道會去到一處靠近墨西哥城的偏鄉,神告訴我要為一位瞎眼婦人禱告,佈道結束後,我詢問在場有沒有瞎眼的婦人?果然一位罹患糖尿病多年,導致失明的老奶奶在孫女攙扶下走上前來,當我禱告後,原本完全看不見的她,竟然看到眼前有東西在移動。老奶奶告訴我,多年前她曾夢見一位華人要來這間小教會,從那時起,她便一直等著我。

因服事配搭進入婚姻

       那次的經歷堅定了我前進服事的信心。在學期間,我已去到位於美墨邊境的Tijuana,那是一個所有黑幫都想爭取的地盤,遊民眾多,其中不少還有毒癮,一般人很容易感到害怕。剛到當地時,李家杜是接待我們的同工之一,後來也有很多服事配搭。我對他表現的愛心著迷又欽佩,而從未想過進入婚姻的他,則因我是亞洲人而特別有印象,後來主動追求我。

       交往時分隔兩地,家杜第一次跟我回家見爸媽是要結婚時。當時他們還不能完全接受,但仍給予祝福,後來透過好消息頻道的報導,從畫面上了解家杜的事工,才逐漸轉為認同。

       我們平時用英語溝通,對兩人都是外語,容易產生誤解,加上個性不同與文化差異,起初常鬧不愉快。比方在華人文化中,忙完一天,坐在一起吃頓晚飯,是很重要的情感連結;但他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事,吃得飽足就好。我的個性直接,有衝突要立刻面對講開;而他需要一定的尊重,等彼此冷靜下來才願意談。

建立教會 有恩典有困難

       剛結婚跟婆婆同住,許多生活步調不適應帶來的情緒,自然都轉嫁到家杜身上。一年多後搬出來,住進由倉庫改造的會所,憑著信心拿結婚禮金付了頭兩個月的房租,對未來一切都沒有著落。當地,除非賄賂官員,否則就連接個水電都要耐心等候。然而神的作為奇妙,祂差派一位牧師來為我們禱告,水電很快就來了,從此不必大開鐵捲門引進自然光,而那位牧師也因禱告得到印證,至今仍持續奉獻支持我們。

       懷孕時已搬到會所,我們開心地期待孩子到來。生產後,生理不適加上新手父母的心理壓力,讓我感到疲憊。那時遭逢疫情,不能聚會,也不能回去看爸媽,每天關在沒有窗戶、只有鐵捲門的教會裡,令我陷入憂鬱,常夜不成眠。

神藉著人帶來鼓勵

       我查覺自身心靈的狀態低落,打電話給一位姐妹,問她有沒有基督徒專屬的生命線?她建議我打電話給GOODear,透過牧師諮商,又帶著我做饒恕丈夫的禱告,漸漸可以安睡,也學習掌控情緒,溝通更有效率。

       從孤身來到墨西哥,如今成為母親,帶著兩個孩子,心裡卻常爭戰,覺得服事不力,達不到當初想要建立南美最大教會的期許。不健康的指標常令我陷入低潮,家杜鼓勵我,即使我忘了自己是誰,但神不會忘記。

       有一次,一位弟兄來跟我們租場地做先知特會,也邀請我參加。但我沒有接受,就在二樓休息。當天先知來,見面就問我是不是姓林,還畫出國旗大概的模樣,令我好奇,打開窗戶想聽他們在講什麼。沒想到那先知竟指著我,說出我曾發下豪語要看見神國復興的禱告,更叫出我的中文名字。那段期間我非常憂鬱,但神卻差派先知前來,告訴我祂對我有一個命定,讓我受到極大的鼓勵。

倚靠神便得祝福

       由於孩子年幼需陪伴,在親子互動中,我重新看見真實的自己,也有機會思考從上一代傳承而來的教育方式。在家庭時間以外,服事依然持續,教會雖然只有四、五十人,但彼此就像家人一樣,幾乎天天見面。我們有四個團隊輪流為街友供餐,平時每周八百至一千份,假日數量則要翻上好幾倍。接受濟助的街友中,有單親媽媽被興起服事的,有受感動願意回家團圓的,也有人後來帶著母親返回加入我們的團隊。

       感謝神使用我!我曾做一個夢,神說,因著我的服事,這裡的孩子將會變成大衛的子嗣。我們開始一對一的門徒教導,也尋找新的會所。為了增加收入,經營咖啡店、賣珍珠奶茶,許多人覺得我在墨西哥過得很辛苦,但其實不然,因為神恩待、包容我們,將人看為不好的景況變得如天堂一般。我們的日子天天都精彩,每一天能倚靠神,就是今生最大的祝福!

 

(整理/楊可玉,選自Good TV真情部落格)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