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靈修故事】 祈願美麗 不再哀愁

文/ 金不換

     「美國對世界有什麼貢獻?最大的是什麼?」黎巴嫩駐聯合國大使Charles Malik在演講中被提問:「是金援?食物?醫療技術?軍事力量?工業技術?」回答頗令人意外:「美國最大的貢獻是宣教士的努力:無聲、無私,離開舒適安全的家園,把信仰基督的福音帶到比較不受歡迎的地方。」

背負莫須有的罪名

       不受歡迎的地方包括華人,更不巧、又不幸的歷史發展是,清代的華人對世界的認識有限,而當政者對要來做貿易的西方列強不夠了解,語文和溝通也困難,導致叩關戰事連連,不平等條約一個個簽。國力相當時,外交是力量;不相當時,力量是外交。而此時帶著「上帝愛,愛上帝」前來的傳教士,無槍無砲,卻也「順理成章」被打成文化侵略的共犯,華人基督徒也被批判是「拜外國人的神,帝國主義的走狗」;至今罪名洗刷不清。

       歷來派出宣教士的不只美國,還有加拿大、英國、歐陸、紐澳、韓國等,但大使的回答有其客觀性,以上帝立國的美國教會或差會,確實差派眾多基督徒男女、夫妻跨海宣教,包括非洲、中國、台灣。

       他們在醫療、教育、文字出版、弱勢社服各方面的成效或影響,似乎大過於他們來此的福音使命或建造教會。筆者認為不是他們不夠努力栽種,應該說是土壤太硬。而其「不受歡迎的」程度超過牢災,甚至砍頭。

活出人生最大的價值

       本文女主Betty Stam(史文明),一九○六年生在美國密州,六個月大就隨父母醫療宣教來到山東青島,兒少年成長於中國,十七歲返美讀高中、大學,進入Moody神學院,結識後來的丈夫師達能(John Stam)。

       一九二五年,十九歲在英國參加奮興會,受到上帝感召而加入戴德生的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一九三二年,廿六歲回到中國揚州學成華語,並與另一女同工赴安徽阜陽工作,成功帶領數百人聚會。她曾寫道:「我要把人生價值活得最大化,所以決定權必須是上帝,不是我。」

夫妻同心同行

       男主師達能,一九○七年生在一個虔誠基督徒家庭,八名子女都獻身基督。就讀Moody神學院時,便委身基督的大使命。在校與Betty相識相戀,志同道合加入中國內地會。先在安徽安慶學好華文,差派往宣城。一九三三年兩人在濟南完婚,信守終身。

       次年返宣城,計劃前往比較落後的旌德開拓事工,同年女兒Helen出生,討人喜愛。

生、死都榮耀主名

       此時聯合抗日紅軍欲來,旌德縣長保證三人安全,但紅軍第十軍團方志敏所屬的第十九師一舉攻克旌德,並綁架三人。師達能給上海內地會信裡寫:「我家三人今日落入共黨手裡,要求贖金兩萬美金。……祈願上帝賜給你們智慧處理,賜給我們堅毅、勇敢,及心底的平安。……願主賜福引導你們;至於我們,無論是生、是死,祈願榮耀主名!」

       關在牢房,女嬰哭啼,士兵嫌吵,欲殺之丟棄。有一剛放出的囚犯求情,士兵說:「如果你願意替她死,就放過她。」好漢的犧牲,保住海倫的小命。

       師達能夫婦被五花大綁帶到廟首的鷹嶺山上,有一張醫生願意募款贖人被拒;另一求情者即遭殺害。在華人祖墳前,士兵用槍托撞擊師達能腹部,喝斥跪下,高喊:「殺美國人!祭中國人的祖墳!」夫妻先後被斬首;倖有一盧牧師縫合頭頸,處理善後。二人後來遷葬蕪湖墓園。之後的張醫生因家中搜出聖經而遇害。

       遺下的女嬰被盧牧師找到,千辛萬苦送到山東外公家,轉回美國託付親戚收養,已長大成婚生子。

因誤解造成悲劇

       方志敏後來被國軍圍捕、審判、槍決,成為當時國際新聞,但也成為共軍的烈士英雄。筆者略讀其文集,文字十分熱情,也熱愛中國,但是對理解「宇宙真理」的造物主上帝落差很大,對基督信仰多所誤解,仇視洋人宣教士溢於言表。應是受到馬克思主義所主張的無神論影響,終釀成中華近代宣教歷史的一大悲劇,令人擲筆三嘆:痛哉!悲哉!惜哉!

       這個故事起頭是美麗的愛情、夢想,結果是悲慘、哀愁。祈願在上帝復活的國度裡,會有一個更美麗、更溫馨的結局。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