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行在光中】 光想像並不夠

文/ 陳季讓

     「然而,在完全的人中,我們也講智慧,但不是這世上的智慧,也不是這世上有權有位、將要敗亡之人的智慧。我們講的,乃是從前所隱藏、神奧秘的智慧,就是神在萬世以前預定使我們得榮耀的。這智慧世上有權有位的人沒有一個知道的,他們若知道,就不把榮耀的主釘在十字架上了。如經上所記:『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神藉著聖靈向我們顯明了,因為聖靈參透萬事,就是神深奧的事也參透了。」(哥林多前書二章6-10節)

專業有所不同

       曾經有位熟稔,且對警察和牧師相當禮遇的醫師,在一次邀約中表示:「牧師,正好我想跟你討論一些神學問題。」我笑著答說:「等見了面再好好聊聊!」約定的日子、時間,兩人歡喜也帶著期待見了面。搶在他開口前,我跟他說:「黃醫師,我今天來是想跟你討論醫學上的一些見解。」他開朗地回答說:「牧師,你又不是學醫的,怎麼跟我討論醫學上的問題?」我也溫和的回他:「你不是學神學的,如何和我切磋神學問題呢?」愣了一下後,他哈哈大笑說:「牧師,我懂了,高竿!」那天,我們有一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歡樂時光。

       韓愈《師說》強調「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用數理的頭腦思考心理諮商,腦袋一定會「秀逗」。

神的事人無法參透

       有一種智慧,並不是這個世界所熟悉的;就是關乎神,並祂一切的作為。如果沒有一個人能擁有全世界所有的智慧,那麼被稱為「神」者理當更遠在這一切智慧之上。以人的智慧思考關於「神」的事情,彷彿螞蟻思考駕駛飛機翱翔大氣之上的飛行員。這世界的真理、道德和美善,或許呈現「神」的某部份真相;若因此指稱「這就是神」,無疑是瞎子摸象的「四不像」。

       保羅強調,他也試著以智慧描述神並祂的事,但他所講論的並不是辯士(哲學家)推理和想當然爾,而是領受自神在基督裡的啟示。不是「用我的想像、推論談論神」,乃是「就神向我的啟示來理解神」。對於神我們只能就神的啟示,理解和相信(接受),無法用任何的推斷加以證明或否定。

以信心接受

       還好,在日常生活中,信心是一種比思考更普遍被使用的能力;早上的第一口飯食,晚上安穩的入眠,都是信心而非推理的結果。啟蒙時代德國作家萊辛(Gotthold Ephraim Lessing)提醒:「我們的驕傲,多半是基於我們的無知!」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