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171,587

【真實故事】 樂天男孩

文/ 林樂天 口述

       我的左腳天生佈滿血管瘤,不但表皮整片紅紅紫紫的,更是右腳的兩倍粗。由於血管瘤會累積壓力,日常生活中無論慢走、站立,都會非常疼痛。邁開步伐快走會感覺好一點,但又無法承受激烈運動。

因血管瘤多次開刀

       如果不小心把表皮的腫瘤弄破,可能立刻造成大量出血,嚴重時甚至要送急診。為了治療,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受手術,切除血管瘤。有的血管瘤深入肌肉組織,必須連同肌肉一起拿掉,否則風險很大。從兩歲左右到國中,我總共開刀七次,又是栓塞,又是雷射,忍受極大的痛苦。每次開刀,爸媽都會陪在我身邊。媽媽為了照顧我提心吊膽,不得不辭去工作,哥哥體會她的辛苦,所以表現特別懂事,凡事總讓著我。

情緒累積 身心出狀況

       小男孩天生好動,我喜歡體育課,也覺得男孩子就該會運動,即使痛得半死,還是會逼自己去打球,而且籃球、躲避球、羽毛球,樣樣都來。學校老師格外注意我的安全,至於同學們,有的看輕我,有的保護我,也有人會故意說我的腳很怪、很醜,氣得我動手打人。種種挫折與壓力,導致我生出爭競之心,希望能考上好學校,用成績來證明自己。

       在家裡,爸爸習慣用傳統打罵的方式管教,曾經拿球棒打到我頭破血流,還得去醫院縫針。我內心覺得委屈、憤怒,累積了許多仇恨,因此對父母態度不好,經常吵架,變成負面循環。一方面是情緒積壓久了,一方面高中又沒考好,後來我的精神出了狀況,陷入強迫症與憂鬱症的綑綁。父母發現我不大對勁,帶著我向身心科求助。

       那時的我消極、封閉,逃避上學,即使坐在課堂裡,也不大能專心。高一升高二時,我休學一年,後來以特殊生的身分,用較低的門檻勉強畢業。整個高中時期沒有過過正常的校園生活,一直在跟各種身心症狀抗衡。長期服藥造成副作用,讓我腦袋一片混沌,考大學也不知從何準備起。我從沒想過自己會落到這步田地,因為無力感太深重,所以努力想要倚靠神。

幼年信主 未真實經歷神

       我七歲決志、十二歲受洗,但在主日崇拜坐不住,並且常有很多情緒。我參加過不少特會,特別是醫治特會,然而神卻沒有醫治我的腳,讓我心裡累積許多怨氣。教會知道我的狀況,到了高中時,讓年輕人來邀我一起打球,建立關係,我才開始穩定參加青年崇拜。

       然而在那個年紀,我的信仰只停留在表面上的宗教行為,沒有聖靈的力量真實地在我裡面。即使牧師長期固定為我守望,幫助我驅趕邪靈,我仍經常陷入情緒困境,鑽牛角尖,用暴力傷害別人,甚至也曾攻擊牧師。每一次冷靜下來以後,我會非常懊悔,告訴自己一定要改變,但是一切彷彿成了習慣,有時還會出現短暫的失憶,根本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

暴力行為 接受保護管束

       在家裡,類似的情形反覆發生。我跟爸爸、哥哥打架,也對媽媽動手。媽媽為我禱告,但我反而更生氣,覺得她把我當成魔鬼。到了二十歲左右,我還在重考大學,但一連串的事情發生。先是我在教會發怒打破玻璃,縫了三十針,後來又跟家裡爭吵,吵到警察來把我帶走,我這才知道,媽媽因為害怕,去申請了保護令。

       我很生氣,卻不得不妥協。在法庭上跟媽媽和哥哥面對面時,我坦承自己的錯誤,接受保護管束,包括課程,也有專業的諮商。在這些幫助之下,我慢慢沉澱下來,開始跟家人對話,明白他們是為我好。經過這一轉折,我的情緒受到比較好的調整,同時在牧師和家人陪伴下,倚靠禱告的力量,慢慢有了好轉。

情緒失控 被送進療養院

       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一方面需要教會和家人的支持,一方面也需要藥物的幫助。任意停藥容易造成情緒失控,我就曾經鬧到被送進療養院。療養院裡住的都是有精神狀況的人,我被安置在他們當中,有點像是強制就醫,心裡雖然生氣,但也跟神禱告,即使看不到盼望,仍不放棄追求神。

       有時我對信仰失望,但又知道自己沒有其他的路可走。在療養院待了一個月,回家後規律服藥,繼續準備重考。我因藥物的作用,記憶力差,大學重考六年,期間數次決定退學再考,最後終於考上喜歡的校系。

真實遇見神 生命改變

       這是我生命的轉折點。大約同一時期,教會推動舊約讀經計畫,我想好好讀經,認真對神,而神也同樣認真對我,讓我看見祂的大能。我開始經歷聖靈的工作,在敬拜中倒地,神摸著我的內心,讓我因傷痛被醫治而流淚感動,經常有暖流在心裡。神也讓我的腦袋漸漸恢復清醒,遇事有洞察力,看見很多情緒背後有邪靈的運作,學習用方言禱告,以權柄來宣告趕鬼。

       神改變我成為不一樣的人,我愈來愈多理解人性,學會同理與釋懷。因著聖靈的工作,我跟父母修復關係,向他們道歉,從以前的激烈爭吵,翻轉為同理、接納,可以彼此溝通解決問題。

當作活祭 全然獻上

       我常上禱告殿去禱告,熱心參加敬拜團隊,受到鼓勵,希望進一步接受神學裝備;爸爸看見我對信仰的擺上,便支持我讀神學院。起初我在母會實習,一學期後有感動,開始尋找新的實習工場,在神所賜的印證下,來到如今的教會服事,畢業後全職事奉至今。

       當時為了回應神,我從家裡徒步行走十一個小時,走到教會,將自己當作活祭,獻上在神面前。我的腳經過多年治療,力量跟靈活度都有提升,長出新的肌肉,雖然距離完全康復還很遠,但比以前已經好得太多。因著信仰的緣故,我用不同的眼光看自己的腳,相信凡事都有神的美意。好像使徒行傳中那美門口的瘸子一樣,我也站起來讚美神,未來還要更多為神走路,帶出祂的心意與榮耀。

 

(整理/楊可玉,選自Good TV真情部落格)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