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229,240

【真實故事】 信心的勇士

文/ 曾承恩 口述

       自有記憶以來,我就跟著父母去教會,上主日學。爸爸是醫生,對我們管教嚴格。他看重中華文化,希望在美國出生的孩子會講中文,因此帶我回台接受國小基礎教育,直到小學畢業,才和大弟一起移民美國。

父母成了空中飛人

       我與大弟差兩歲,媽媽只陪我們住一段時間就回台了。弟弟年紀小,洗澡時會躲在浴室裡哭,但我不會在他面前流淚,而是安慰他、帶他一起禱告。當時雖小,卻也了解父母飛來飛去的辛苦。

       爸爸在我十歲時成為帶職事奉的牧師,忙於行醫與牧養教會,但仍一年抽空兩次來看我們,出席各種重要場合。媽媽則是平均三個月美國、三個月台灣,兩地輪流照顧。

       起初因語言文化的差異,適應比較困難。九○年代初期,美國社會還有一點種族歧視,有時遇到不那麼友善的老師,反而激勵我更用功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因此只花一年半就從語言班畢業。回想起來,也得感謝小時候爸爸嚴格要求,幫助我奠定了良好的基礎與讀書習慣。

       上了高中大學,爸爸關心我的感情問題,而我有點叛逆,會瞞著他偷偷約會,父女關係變得比較差。後來我受不了這樣雙面人的日子,決定獨自到紐約旅行一周, 給自己一個好好思想的空間。

因弟弟關係認識先生

       旅行回來後不久,便認識了我先生,嚴格說來是再度認識。因為他是我弟的同學,在同一所中學裡,當年我就知道有這一號人物,只是彼此走在平行線。

       先生出生於台灣,十歲半全家移民美國。弟弟在校時跟他還不錯,畢業後一個讀醫學院,一個讀法學院,同學會上重逢,邀他來家裡參加小組。當時他已經是律師了,跟學生時代很不一樣,談吐中聽得出來有所經歷。而我是小組長,希望幫助他更多了解信仰,而他之前讀過哲學系,有很多想法與問題,因此兩人很多交通。

       他來小組後不久,我們參加一位共同朋友的婚禮,因各自沒有交往對象,便約著一起去。從那以後,他開始打電話給我,兩人自然走到了一起。認識還沒三個月,他就受洗了。

先進入婚姻後創業

       我爸看他的第一印象是很「美式」,觀察他對待人,評估他很善良且尊重長輩。交往一年後他求婚,進到婚姻裡,經過一些磨合。比如我當大姊習慣了,個性比較強勢,而他期待我溫柔一點。有時發生爭執,他總是先道歉,遵行聖經上「不可含怒到日落」的教導。

       婚後先生決定成立個人事務所,創業壓力很大。二○一七年底我懷第一胎,可惜流產,後來再次懷孕,在疫情間平安地把兒子生下來。先生很愛他,再忙也會抽空陪伴。

       為舒緩工作壓力,也為控制遺傳性高血壓,先生幾乎每天運動,持續注意健康,沒人想過他會出事。那個禮拜天,主日崇拜後我們一起用餐,當時他說胸口有點悶,可能壓力大,明早去運動一下就會好。我聽見並未多想,飯後,他就回辦公室去整理案件了。

聯絡不上 發生意外

       至今我仍印象深刻。下午三點十一分我們通話,沒講多久,四點多我有事找他,但他沒接,我想可能正在忙。晚上說好要一起吃飯,到了五、六點他仍沒有消息,我打電話問住在附近的婆婆,也說他沒有過去。當下我覺得不對勁,便請婆婆過來幫忙看著孩子,我去辦公室找人。

       到現場只見他安靜躺在沙發上,還以為是睡著了。走過去觸摸,才發現身體冰涼,探不到鼻息。我立刻撥打911,對方在電話裡教我急救措施,我按著指令去做。

先生離世 悲傷難抑

       公公跟我一同前往,他因曾經中風,語言行動都不順暢,幫不上忙,只能乾著急。醫護人員在五分鐘內趕到,隨即接手處理。我打電話通知婆婆,剛好我弟在旁邊,婆婆便請他過來看看情況。電話剛掛上,醫護人員走出來,表情凝重地告訴我搶救無效,先生已經離世。

       當下我反應不過來,公公則是悲傷大喊,險些昏厥。直到看見我弟出現,我才整個癱軟,無法站立。那天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的,機械般地處理事情,通知家人,大家都難以相信。小姑人在美國,當晚趕來與全家相聚,而我爸媽則與教會同工在台灣聚集禱告,所有人都陷入悲傷裡。

從神得安慰鼓勵

       先生正值壯年,他的離開對我們無異晴天霹靂。我幾乎整晚沒睡,但兒子卻睡得安詳。隔天早上,當他看見我流著淚講電話時,轉身走到書架抽出一本書來給我,我低頭一看,書名叫做《信心的勇士》。神透過孩子對我說話,讓我眼淚再度決堤。面對又大又難的事,求主幫助我,叫我成為信心的勇士。

       很多人問我有埋怨嗎?說真的沒有。曾閃過一絲自責,但因明白意外無法預知,所以很快就過去了。兒子出生取名為耶利米,如耶利米書廿九章十一節:「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人的安慰有限,然而神用話語鼓勵我,叫我們母子末後要有指望。

因天父的愛不致缺乏

       當時孩子還小,無法了解事情的嚴重性,但生命中重要的人消失了,必然有所感受。我保存了許多全家出遊的照片,也留下一些穿過的衣服,告訴孩子,這是他跟爸爸一起有過的美好回憶。隨著他漸漸長大,我看見他身上有很多爸爸的影子,雖然少了父愛,但感謝神,在神的愛中他並不缺乏,因此能長出開朗熱情的個性。公婆也因著有孫子,漸漸走出悲傷。

       原本我協助先生創業,重回職場後,神照顧我們孤兒寡母,為我預備了在學區的工作,非常適合單親媽媽。神是信實的,無論順境或低谷,祂的杖、祂的竿總在身邊帶領我們。

 

(整理/楊可玉,選自Good TV真情部落格)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