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235,589

【我和我的家人】 漂進皇宮的嬰兒摩西         

文/ 黃秋芳

       摩西是誰?是埃及法老屠殺希伯來嬰兒時期,直接躺在蒲草籃裡漂進埃及皇宮的希伯來嬰兒。誰敢在老虎嘴裡拔牙?最危險的地方竟然最安全,真是神來之筆。

       摩西的故事很長,其中最重要的是:受上帝揀選,完成帶領希伯來人出埃及的領袖。

在異地開枝散葉

       雅各家族在埃及外來政權喜克索人統治的五個朝代內,因約瑟被重用為宰相而舉家移居到埃及邊境的歌珊地。時光快速的輾過四百三十個年頭,第一代移民逐漸凋零,晚輩卻生養眾多,繁茂、強盛,滿了那地,並逐漸成了埃及大族,已然以埃及人自居。

       當埃及第十八任王朝亞摩士法老上任,正式宣告埃及本土力量的重磅回歸。新官上任三把火:消滅喜克索政權、削弱外來移民的勢力、加強邊境圍牆抵禦外寇入侵。主前一五八○年,喜克索人被逐出埃及,接著第二和第三把火一起燒向以色列人,因為以色列人住的邊境地方是外族入侵的踏板,而以色列人被視為外族中最大的隱患。

在法老手中受苦

       亞摩士法老採取雙高壓策略,一方面苦役以色列人,和泥做磚建城,大量農耕,汲水灌溉……;另一方面下令殺掉剛出生的希伯來男嬰,這是滅族的狠手段。埃及法老不在乎死了多少以色列人,他只想盡快清理門戶,收回肥沃的歌珊地。主前一四四六年是出埃及年,表示以色列人受苦待了一百多年,他們除了土地外,已經被扒到一無所有了,期間換了一個新法老,本以為可以峰迴路轉,沒想到新王的手段更猛更烈,工作更多,責罰更嚴。

       苦不堪言的日子,對那一代自以為是埃及居民的希伯來年輕人,來個五雷轟頂的民族意識大覺醒,好似從雲端打回草泥,從泱泱大國的綠卡身份變成一群被打壓、被宰割的無根遊民。然而,上帝意念至高,聽見希伯來百姓的哀求,就紀念祂與列祖們所立的約(出埃及記二章24節),祂呼召這一群忘記祂的百姓歸回,重新認識他們的血脈,及曾與上帝立過約的天選之民的身份。

曠野四十年磨練

       上帝揀選小嬰兒摩西,讓他在埃及公主、母親和姊姊這三個女人的保護下,安全的在皇宮裡接受埃及的全備教育,成長茁壯。直到四十歲,摩西誤殺了一個埃及人後,逃到米甸的曠野牧羊,娶妻,生子,又過了四十年。這是上帝磨練摩西的野地生存能力,並實地實境的走過一次。

見荊棘焚而不毀

       摩西牧羊時,在西乃山上聽到上帝的呼召,看見了荊棘焚而不毀的異象,上帝親自承諾:「我必與你同在,你將百姓領出來之後,你們必在這山上事奉我。」幾經掙扎,自認拙口笨舌的摩西終在兄長亞倫的幫助下,勇敢接下「出埃及」的歷史重任。上帝以十災讓摩西與法老王拉扯了十個回合,歷經水變為血、蛙災、虱災等九災,法老出爾反爾、刁蠻頑固,逼得上帝使出最後的殺手鐧——擊殺長子之災。那一夜,埃及地哀鴻遍野;而門楣塗上羊血的希伯來人毫髮無傷,昂首闊步的離開了埃及。

恩典滿溢之路

       出埃及中,他們深刻經歷到上帝的恩惠。餓了有嗎哪和鵪鶉的供應,渴了有磐石出水,熱了有雲柱遮蔽,冷了有火柱取暖。到紅海邊,前有深海,後有追兵的絕望時刻,上帝更是讓紅海澎湃翻騰,海水左右擠壓,讓出一條道路,讓超過兩百萬人口的希伯來隊伍驚詫中歡喜過海,也相信他們的上帝是又真又活的神,必將帶領他們進入流奶與蜜的應許之地。

回文章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