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 235,589

【真實故事】 母親的抉擇

文/ 方慧珠 口述

       我生長在鹿港,周圍廟宇多,繞境拜拜看不完。爸爸是外省籍退伍軍人,他看著乩童如何幫人治病、問事,立志當乩童,後來在台結婚,生下四個小孩,又在市場擺攤,生活穩定後才去追求夢想。身邊朋友都是乩童,他也以這職業為傲。

不信那樣的神明

       以前我覺得爸爸像演員,一被附身,聲音舉止立刻改變。我曾看過他的朋友拿鐵球、刺針往身上打,弄得滿臉是血,感覺很邪惡。我常疑惑,如果神明是偉大的,為何要用這種方式來彰顯?即使親眼見過神蹟奇事,但我愈在那個環境,心裡愈是不信。

       大家樂流行時,爸爸也會簽,我家開牌有時很準,但起起伏伏,幾次後神壇就沒落了。我曾看見爸爸指著神明罵,怪他們沒開出好牌,讓信眾中大獎。當時我已經念高中,雖然相信靈界的力量,但不能理解爸爸在拜什麼,更無法認同那樣的神明是良善的。

上大學接觸基督信仰

       爸爸很有生意頭腦,擺攤時賺了不少錢,但他太容易相信朋友,多次被騙、跟會等,導致家裡經濟困頓。成長背景讓我覺得一切要靠自己,從小養成自律的習慣。

       上大學來到台北,凡有迎新邀請全都參加,因此接觸到基督信仰。第一次聽福音,覺得神跟想像中差很多,「天父」這稱謂更令我驚訝。我想要更認識祂,所以按部就班上課,其中對慕迪科學影片印象最深。

       有段時間,我為玩社團搬出學校宿舍,兩年後想回來但抽不到,便跟抽中的同學交換。一天晚上九點,有個大一學妹提著大皮箱來,說我住的是她的位置。我心想每個學期都付錢給同學,怎會如此?一問之下,才知同學已被退學。

       我們一起去教官室,我被罵了一頓,寫了違規單,但在台北沒有親人,不曉得該搬去哪裡。走投無路時,想起一年級接觸的神,便獨自到走廊禱告。沒多久,教官桌上電話響起,有人臨時要退宿,短短一小時內,神就解決了我的問題。事後我開始穩定聚會,更決定瞞著家人受洗,直到過年回家拜拜,才告訴爸爸自己已是基督徒。

父女關係因愛得改善

       爸爸大罵我不孝,氣到翻桌,媽媽被驚醒下樓,拉著我要我認錯,弟弟妹妹也一字排開陪我跪下,但我仍堅持表明信仰,甚至告訴爸爸你信錯了。

       信主後我的心變得柔軟,雖然爸爸氣了很久,但我大聲說出我愛他,他忽然就罵不下去了。「我愛你」這句話,讓爸爸的心軟了一半,為了傳福音,我開始主動找他聊天,父女之間反而變得更親密。

婚後生活陷入困境

       大學畢業開始工作,經同事介紹認識了先生。婚後先是跟他到竹科,後來生下女兒,又隨他轉調南科搬到新營,環境一直變化,身邊朋友圈也不長久。其中在台南最辛苦,先生經常來回新竹,我關在小小公寓裡,每天看到的只有管理員,感覺很孤單。

       金融風暴期間,生活大受影響。曾經月底剩不到三百塊,沒錢買奶粉,只能煮粥給女兒吃。有一次跟先生要錢買菜,他忍不住哭訴已經幾天沒吃早餐,不過礙於尊嚴不敢講。我只好想方設法節省開銷,甚至得了憂鬱症,吃不下也睡不著。過去認識的姐妹帶我參加婦女小組,從前自覺可憐,到了那裡,才發現公婆、經濟、小孩等問題,大家都一樣。

經歷神的信實與供應

       有一天禱告時,神問我要不要什一奉獻?當下心想,我們一個月才一萬塊,這是開玩笑吧?後來決定試試,丟了一千塊在奉獻袋裡,一個禮拜的菜錢就這麼沒了,心裡很痛,但神是信實的,祂開始行神蹟,吃的、用的,總有人主動來分享。因著神的供應,九千塊不但夠用還有餘,甚至先生面臨被裁員或外派的抉擇,竟在禱告後找到了更合適的工作。

懷孕中發現罹癌

       後來我再次懷孕,恰逢爸爸生病過世。我回娘家奔喪,每天看著爸爸的遺體,不禁生出恐懼,一面傷心,一面又害怕爸爸來找我,即使禱告仍無法勝過。辦完喪事,我發現嘴唇上長了一顆綠豆大小的肉瘤,愈來愈大,去醫院檢查,醫生一看就說是皮膚癌。一週後先生陪我去看報告,醫生毫不留情當場宣判,讓不知情的先生非常錯愕。

       本來醫生準備講解化療,忽然發現我懷孕,便說要先開會討論,也讓我們回去商量是否留下孩子。再次回診前,先生流淚對我說,孩子拿掉沒關係,妳的命比較重要;但我禱告聽見神清楚回應「不可殺人」,神說,只要我不殺孩子,祂就救我們兩個。我把神的應許告訴先生,先生也無話可說。

       醫生知道我們決定生下小孩,便要我持續追蹤。半年內,肉瘤從一顆小綠豆變成小紅豆、大花生,後來像個腰果。剛開始我送女兒上學還沒戴口罩,老師們知道狀況,一個個看見我都低頭不忍直視。而我雖清楚知道神會救我,但心裡難免忐忑,總覺得不做什麼比做什麼更恐怖,隨著腫瘤變大,我也就戴上口罩出門了。

神奇妙醫治

       有段時間,四歲的女兒每天重複唱著,「我知道我的救贖者活著」,連唱一個禮拜,唱到我都煩。但神對我說話,告訴我這歌是唱給我聽的,我才安靜下來,開始每天讀經禱告,心中的害怕慢慢消減。懷孕快八個月時,醫生建議先把看得見的部分切除,其他等產後再進行化療,沒想到手術後,癌細胞竟然漸漸消失痊癒,神奇妙地醫治了我。

       感謝神在我們身上所行一切奇事!先生陪我走過許多難關,後來跟婆婆、女兒一起受洗;兒子知道自己的出生是神蹟,所以更懂得保守自己。我們的神真是垂聽禱告、永活的救贖主,我願一生為祂見證,在人看來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

 

(整理/楊可玉,選自Good TV真情部落格)

回文章總覽